追书网 > 穿越历史 > 万历1592 > 三百五十七 夜袭(二)
    如果按照萧如薰的说法,闵启德因为明军迟迟不曾出现而产生疑虑,怀疑明军还有后手,所以不敢用全部的力量来吃掉自己,倒也不是不成立的猜测,但是这样一想的话,闵启德连见都没有见过明军,光凭一些传言就如此畏惧明军,这样的做法似乎也不符合闵启德一贯的性格。

    纳瑞宣的一切考量都建立在他所认为的闵启德之上,而不是建立在实际的情况上,闵启德是闵启德,是他自己,人有时候什么都不能看清楚自己,又怎么能够看清楚别人呢?这种经验之谈并不值得提倡,纳瑞宣自己也意识到,自己的想法可能有些偏差,闵启德不会按照自己的设想做事情,这种对自己极其自信的人,只会按照自己的想法办事,绝对不会去依靠别人。

    闵启德究竟会如何做,纳瑞宣不敢保证,但是纳瑞宣也不会就此无视掉萧如薰的想法,萧如薰是名将名帅,和倭人打仗未尝一败,的确非常有名,他的想法他的战略思想很值得考虑,纳瑞宣越想越觉得自己小心一些谨慎一些是好的,因为如果自己因为一次夜袭而损兵折将,不仅丢脸,还会丢掉暹罗的前途。

    光靠三万明军能把十万多士气正盛的缅甸人打回去吗?此战万一败了,明军大丢面子不说,自己的国家可就完了,刚刚获得的独立成果也就完了,之前好不容易争取到的一切也都完了,这是一次豪赌,纳瑞宣输不起。

    于是,纳瑞宣把自己最信任的两个将军叫了过来,告诉他们该如何如何去做,如何如何去准备,两人听完之后面面相觑,但是还是按照纳瑞宣所说的去做了。

    做完这些准备,纳瑞宣让自己的卫兵在子时把自己喊醒,自己想要多少睡上一两个时辰补充一点体力,不然还真没办法支撑接下来的高强度战斗。

    长期带兵作战的纳瑞宣也是有点最基础的常识的,知道夜袭的最好时机是凌晨之前,太阳还没出来的一个时辰左右的时间,那个时候是天地间最黑暗的时候,也是人睡的最熟最香的时候,他还记得教会他这个习惯经验的大胡子佛朗机人,一脸奸诈狡猾的说他就曾经用这样的方法杀死了自己难以应付的敌人。

    如果自己没有准备,让缅甸人在自己的军队睡得最熟最香的时候冲进来夜袭,那就真的完了,没有说的,绝对完蛋,甚至连像样的抵抗都做不出来,三下五除二就要被干掉,还是毫无还手之力的那一种,搞不好自己都跑不出去。

    所以不管闵启德会不会突破自己的下限前来袭击,纳瑞宣觉得自己还是多少小心一点比较好,小心驶得万年船。

    一个多时辰之后,子时三刻左右,纳瑞宣被他的亲兵喊醒了,迷迷糊糊的坐起来之后,纳瑞宣想起了自己要做的事情,于是强行抖擞精神,让亲兵给自己打一点冷水来,他脱掉了衣服,用冷水清洗了一下自己的身体,尤其是刺激一下头部,果然清醒了许多,那种浑浑噩噩的感觉就没有了。

    他擦干了自己的身体,穿好战甲,走出了自己的军帐,看了看外面一片黑暗的天空,今天外面很黑,惨白的月亮挂在天上,周围却依然是一片昏暗,要是没有火把的光线,纳瑞宣估计自己的视野不会超过十步,这样的天色正是最适合夜袭的,若不是军队体能不足,连日奔波,实在支撑不足,纳瑞宣自己都想搞一场夜袭。

    但是缅甸人那边也是一样的,他们也是连日赶路,然后又大战一场,刚刚伐木立营,正是最累的时候,是最需要休息的时候,这个时候让士兵夜袭不让休息,那明天白天还打什么仗?士兵的眼睛都睁不开了还打仗。

    纳瑞宣觉得按照常理来考虑的话,闵启德不会做那么蠢的事情。

    是不是多心了?是不是萧如薰不太了解闵启德?要不要让军队去休息不要继续守着了?

    看了看昏暗的四周,纳瑞宣还是否认了自己的想法,决定让部队继续醒着,行军打仗这种事情不怕一万就怕万一,万一闵启德脑子抽筋了要试试新战法找找新的可能,自己去哪里哭?自己可就这五万精锐兵马能用来国防,要想继续动员部队,不说精锐程度,就说人数,也不会超过五万。

    国家刚刚独立,主旋律是建设,抽不出太多的青壮来从军。

    纳瑞宣让自己的卫兵熄灭了火把,不要拿火把跟着,就这样走在一片漆黑的天地之间,如此这般其妙的感觉,居然让他有些意外的舒适,年少在缅甸王宫做人质的时候,有些时候晚上睡不着觉,思念家乡和亲人的时候,他也会这样做,在属于自己的小院落里面看月亮看星星,感受着那种静谧的没有任何人的感觉。

    当时是凄凉,而现在则是感慨。

    人生不确定的事情太多了,十几年前自己还是一介阶下囚,看人脸色度日行事,精神十分痛苦,而现在自己是一个国家的王,是一个民族的希望和象征,换作那个时代的少年的自己,能想到现在吗?

    如此感慨着,纳瑞宣走到了营地的周边,在一个没有人的角落里面,靠着栅栏望向外面更加广阔的空旷的土地,他思念着自己的亲人,思念着姐姐,思念着父亲,思念着母亲,思念着跟随自己起兵作战夺取自由却已经不在他身边的朋友们,如此想着,心中平添几分哀伤的感觉。

    为了国家和民族的自由,他的家族也把血流得差不多了,只剩下他和他弟弟两个人,他以一己之力扛起了反抗霸主缅甸的事业,为此付出的代价实在是太大太大了,大到他几乎难以承受的地步。

    或许,这一战之后,就能迎来幸福和希望的明天吧?就如同这黎明前的黑暗一般,若是足够幸运,还能迎来更加强大的未来,为他的国家和族人争取到更广阔的生存空间,争取到更辉煌的明天。

    他是如此期待着的。

    然后,就在外边,就在那片空旷的大地之上,惨白的月光所略微覆盖之处,无数人影攒动着。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