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书网 > 穿越历史 > 万历1592 > 三百八十六 凯旋(下)
    关于萧如薰的圣旨部分宣读完毕,武将们先是一愣,而后互相看了看彼此,面面相觑。

    宋应昌的动了动眼睛,嘴角微微勾起。

    武将们的心里所产生的感受除了惊奇之外就完全是羡慕了,封侯就不说了,给朝廷弄了那么多银子,把倭国打残,干掉人家的摄政王,灭敌二十万,这种功绩不封侯才叫奇怪,但是最后那个官名很值得大家细细揣摩。

    提督云南广西等处御边平南总兵官。

    这属于差遣,是实权职位,属于武将的实职,在整个武官系统里面,萧如薰在朝鲜之役里面所得到的职位称呼“提督”是独一份的,整个大明武将团体只有他一个人得到过,朝鲜之役可以说是安抚人心,那么这一次,这个御边平南总兵官的意义又何在呢?很显然,这是个打仗的时候才有的差遣职位。

    这个职位的意义又何在呢?

    云南广西,大明南疆的两个省,御边平南,御边很好理解,守卫边疆,平南就很值得商榷,一般的意义上是南边发生了战乱需要人去平息,但是大明南边最近也没听说有什么动乱,而且会引起动乱的南兵狼兵都被调到了朝鲜战场,现在跟着大军在一起等着受赏,南方土司怎么会闹事?

    那么答案就很明显了。

    外敌入侵。

    南方不安稳的国家有那么几个,永乐时期大明在南方还有不少藩属国,但是随着北方边患严重,大明的注意力和国力都投注到了北方,对南方的控制力就削弱了很多,很多地方主动放弃,很多藩属国也不再管辖,使得南方出现了权力真空,然后就有几个小国窜了起来,抢占了这些真空地带,并且迅速发展强大。

    大明南疆最大的边患应该就是洞武国了,十几年前就开始和大明产生冲突,每一次都被打回去,但是每一次都锲而不舍的又来打,南方道路难行,大明的军队很难远征,但是这些家伙却熟悉地形擅长山地战,每每把大明弄得筋疲力尽,只能把他们驱逐,而无法追剿杀光,所以十年来洞武国一直都是让大明头疼的一个国家。

    难对付,真的很难对付,南方气候潮湿,闷热,漳气重,北方强兵过去很难适应气候,往往都会水土不服战斗力锐减,想当年强悍的马伏波就是水土不服而死,诸葛亮南征孟获的时候也是被漳气折磨的够呛。

    所以说,这仗难打,非常难打,洞武国像是一块粘人的牛皮糖,黏糊糊的烦死了,但是就是扯不掉搞不定它,几乎年年都来进犯大明的云南边境,边民土司都苦不堪言,却拿他们没有任何办法。

    萧如薰横空出世,接连打了两场大会战,大小战斗上百次,出国作战的经验十分丰富,从这一点上来看,他还真是不二人选,但是……

    人家刚刚凯旋归来,你就要把人家派出去再打一场大仗,还是灭国之战,你们这……几个意思?

    武将们不解,文官们却早已通过气,显得十分淡然。

    朱翊钧眼睛深处闪过一抹悲哀,深吸一口气,把仅存的一点点不屈抹干净,他重新恢复了平静。

    萧如薰的心思百转千回,已然明白了一切,这一切都是文官们设下的局,把自己驱赶到南方,让自己无法成为皇帝的力量,但是又舍不得自己捞钱的本领,指望自己到处打仗到处捞钱给他们挥霍,给他们营造一个可以和平的友好的宽松的捞钱的环境,为此就让自己拼命的去战斗,去搏杀。

    临了给自己一个空头爵位,然后和那些勋贵们一起圈养起来,就可以荣耀养老了,这是他们给自己设定的最好的结局。

    心中冷笑,萧如薰面朝皇帝参拜。

    “末将萧如薰叩谢吾皇天恩!吾皇天恩浩荡!”

    还有什么可说的呢?倒不如说着非常符合自己的心意,他们想把自己弄过去是件很容易的事情,但是在想把自己弄回来就不容易了,萧如薰打定主意要开始经营南方,经营南中国海地区和印度洋地区,如果能经营成功,这一块地区会在未来的几十年起到举足轻重的作用。

    之后的封赏因为萧如薰的特别差遣而多多少少有些变味,就连李如松的到了辽东总兵加上一个武威伯的爵位都没有让他感到预想般的激动,他心中寻思那个特殊的差遣,还有萧如薰的未来,心中像是蒙上了一层阴影一般,总觉得自己被萧如薰远远甩在了后面,即使他们即将天南地北,此生都很难再次见到。

    麻贵也封了伯爵,而镇守石见镇的总兵吴惟忠也被封了伯爵,副将骆尚志被晋升为副总兵,刘綎也得到了自己该得到的赏赐,凡有功武将大小一百八十七人,人人得到了自己该得到的赏赐。

    封赏仪式结束以后,凯旋仪式也差不多到了该结束的时候,这场战争的最后收尾也到了最后的时刻。

    宇喜多秀家等日军高层五十余人被刽子手一并斩首,五十多颗血淋淋的头颅被送到了御前,朱翊钧厌恶的看了一眼这些头颅,便移开了眼神。

    余者官员皆用高傲的姿态厌恶的眼神对待这些头颅。

    此时此刻,每一个明人都用胜利者的姿态面对这些可恨可耻可悲的失败者的头颅。

    礼部的唱礼官员姿态高傲的蔑视着这些头颅,在这些死不瞑目的头颅的注视下登上了高台,展开了他所要宣读的诏书——大明以一封四海平倭诏宣布了这场凯旋仪式以及整场朝鲜之役的最终完结。

    属者东夷小丑丰臣秀吉,猥以下隶,敢发难端,窃据商封,役属诸岛。

    遂兴荐食之志,窥我内附之邦。

    而王师水陆并驱,正奇互用,爰分四路,并协一心,焚其刍粮,薄其巢穴。

    同恶就歼,群酋宵遁。

    汉家之德威播闻,除所获首功,封为京观,仍槛致丰臣秀吉等五十五人,弃尸稿街,传首天下,永垂凶逆之鉴戒,大泄神人之愤心。

    于戏,我国家仁恩浩荡,恭顺者无困不援,义武奋扬,跳梁者,虽强必戳!

    这,就是万历平倭之战,另一个时空内属于帝国的最后的荣耀,而现在,它仅仅是一个开始。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