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书网 > 穿越历史 > 万历1592 > 二十七 君欲上天乎?
“你们看看,你们看看,我还说这些叛军怎么突然之间战力锐减节节败退,原来是后院失火了!!哈哈哈哈哈哈!好一个麻贵!好一个萧如薰!!大明有大将矣!”

    帐内众将不明所以,魏学曾这才出示了麻贵送来的战报,向大家告知了萧如薰血战平虏城大破叛军和麻贵萧如薰合兵一处出击宁夏镇,连破叛军一十五座据点,而且极富战略眼光,现已占据宁夏镇城以北全部据点,切断了哱拜与蒙古贼虏之间的联系,彻底把哱拜困死,哱拜后院失火被迫收缩兵力,这才给了大家尽快围攻宁夏镇城的机会。

    众将神色骇然,尤其是听魏学曾眉飞色舞的诉说着萧如薰是如何如何大破叛军,击杀哱云和著力兔,斩首套虏三千、叛军三千,共六千级的消息,众将被吓的面色发白者亦有之——九边将门何曾出了这么个牲口?萧如薰那厮不是会写诗会做文章还把兵部尚书的女儿娶到手的那个油头粉面的小白脸吗?那小白脸还如此能打?斩首六千级?

    君欲上天乎?

    他们不认为萧如薰是在吹牛,那么大的牛,要是吹了,一旦被发现,必死无疑。

    魏学曾大喜过望,当即提笔写奏折一封为萧如薰、麻贵等诸将请功,然后下令全军立刻拔营出战,以最快的速度进抵宁夏镇城,不可给叛军收缩兵力出击萧如薰麻贵所部的机会,不要浪费了忠良之将费尽苦心创造出来的绝佳良机!

    众将压下心中震撼,带着一丝渴望和探寻,各自拔营准备出战。

    二十六日午间,打退叛军步骑联合突袭第三次的麻贵和萧如薰在军营接见了魏学曾派来的传令兵,告知麻贵和萧如薰,魏学曾总督已经率领大军主力进抵宁夏镇城南部,请二位将军勉力控制住北部据点,不可让套虏来援,可相机出战宁夏镇,宁夏镇的贼军自然会有大军为二位将军解决,宁夏镇城破,叛乱平息,二位将军当居首功!

    麻贵大喜过望,萧如薰也露出喜色,带传令兵离开以后,麻贵激动地搂住了萧如薰,就差亲上几口表达喜悦了,连连说着什么多谢季馨送我大功,日后必有所报之类。

    而萧如薰已经在计划着如何攻打宁夏镇城了,记忆中,魏学曾扫平四十七堡没费什么功夫,就是在宁夏镇城底下屡次撞的头破血流,强攻智取都不奏效,为了活命,哱拜于刘东旸都达到了一辈子的智商巅峰,拼了老命和魏学曾过招,魏学曾的性格里有着多谋寡断耳根子软的弱点,迟迟不能打开局面。

    萧如薰这些日子屡次观察宁夏镇城的城墙,很清楚的了解宁夏镇城墙相当的雄伟高大起码是平虏城的两倍,之前的末世时代里,萧如薰还从来没有攻打过那么高大的城墙,就算是攻打马悍的老巢的时候也是用的攻心计。

    兵法有云攻城为下攻心为上,很显然魏学曾也清楚,所以一个劲儿的攻心,可是却料不到哱拜和刘东旸都王八吃秤砣死了心,你再怎么攻也攻不破一颗死心。

    所以到了四月份,着急平叛的万历皇帝下令浙江道御史梅国桢做监军,调辽东名将李成梁长子李如松为宁夏总兵官,后来更以叶公神铳的发明者叶梦熊做三边总督取而代之,大家都被搞得心力交瘁相当狼狈,后来还是叶梦熊激流勇退,把功劳让给了魏学曾一部分,保住了魏学曾的身份和地位。

    魏学曾此人,也不能说不能打,长期戍边的文人和在京城里天天吵架的清流是不同的,虽然是文人,自认也是文人,但是却会在不经意间慢慢的具备武将的气质和思维方式,整个人会和之前的自己大不相同,比如行事雷厉风行,独断专横,厌恶吵闹和互相推诿,政治斗争水平下降,这些都是不被那些在京中养尊处优的文人高官们所喜爱的。

    最后往往变的文人不是文人武将不是武将,既不被文人承认,也不被武将接受,搞得里外不是人,去职死亡率很高——传说中的出将入相毕竟是极少数人杰才能做到的。

    萧如薰可不希望情况再被拖到这个程度,他是要去参加朝鲜之役的,不能在这里耽搁太久。

    宁夏镇城城墙首先有瓮城,首先外面是护城河还有吊桥,忽略不计,但是环形的瓮城就很麻烦,更令人发指的是还TM有三道门,明军就算攻进去了瓮城,立马还要承受其余三道门三道城墙三面的防守反击,分分钟死在内城里,那酸爽谁试谁知道。

    攻城本就是十分冒险的举措,古兵法云围城而攻之要十倍兵力,实际操作自然不需要,但是也需要六倍兵力才有胜算,而明军不过四万,叛军被打的满头包之后起码还有两万人,固守坚城,兵力上,明军丝毫不占优势。

    而且叛军知道后路被截,反而会被激发出誓死一战的气势,为了求活的人往往会爆发出强大的力量,或者是智商,反正萧如薰知道哱拜和刘东旸都已经达到了这辈子的智商巅峰,为了活命拼命开动他们生锈的大脑,想出一个又一个计策来应对城外明军的虎视眈眈。

    宁夏城墙是为了应对外敌而建造的,本来就是又高大又坚固,而且这里面还居住着一位曾经权力很大而现在只能养尊处优的庆王爷,所以城池的防御力可想而知,后来无论是叶梦熊还是李如松都对这样的城墙望而却步,采取了从离间到水攻等各种各样的方式,就是很少强攻。

    曾经曹操进攻邺城的时候,面对审配的有力坚守,打了半年才把邺城打下,那还是在水淹邺城邺城实在是无法继续守的情况之下,审配的儿子开城投降;而自始至终,曹操始终未能攻入邺城,一旦攻打一座城需要用到水了,那就意味着一定是一座特别坚固的城池,要花很多时间才能打下。

    而如今,明军似乎也遇到了这样的困境。

    从二十六日开始一直到二十八日上午,明军攻城的动静就没听过,震天的喊杀声和炮响,浓浓的黑烟冲天而起,无一不在诉说着攻城之战的惨烈,出于为友军减轻压力的想法,麻贵曾经在没有动用火炮的情况下亲自带一支兵马佯攻宁夏城。

    结果战斗刚一开始,麻贵就被密集到不敢相信的箭雨和床子弩给打了回来,不仅自己左胳膊中了一箭,还丢了一百多名士卒,灰头土脸,气的脸都青了。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