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书网 > 玄幻奇幻 > 帝途 > 第一百零九章 我不信你
    杀气笼罩下,天罡不响、地煞不燃,国师引以为傲的手段竟然一个都无法施展,眼睁睁看着夜麟缓缓靠近自己,视线中,夜麟的手掌一点一点放大,直至脖颈被他握住。

    “你……!”国师几乎窒息,说不出话来。

    夜麟侧耳去听,问道:“你说什么?”

    明知国师无法言语,夜麟五指攥紧,邪笑道:“你大声点说,不然我真的听不见。”

    万籁俱寂之时,天门又复裂开,一只纤纤细手自天外而来,迅速变大,转眼已成遮天之巨,手掌径直抓向夜麟。

    夜麟置若罔闻,提着国师如提小鸡,笑道:“想成仙吗?你没有这个机会,不用太感谢我,我忍你很久了,给你一点奖励。”

    说罢随手一拍,国师摔下万丈高空,如星陨落,不知落到了何处。

    做完这些,夜麟一闪而逝,就这么出现在月君手中,随之脱离神州天地。

    魔族大军同撤。

    一番变化来得太快,以至于神州的正邪两道都有些反应不过来,再战的心思却没有了。

    因为最终的胜负还在天外,很明显,那只手的主人就是魔族军队的幕后主使,境界相差悬殊,无人能够抵挡,如果夜麟败了,他们也没必要再做无意义的抵抗。

    就在他们跟着跨过天门时,一位撑着伞的红衣侍女紧随其后,无人察觉。

    迈出天门,神州众人才知道他们到底对抗的是什么,一眼望不尽的魔族大军将他们团团包围,数量何止百万,迎面扑来的浩荡威势足以令人心生绝望,于是他们不约而同地把目光投向不远处的天河中央。

    是那万千魔族拱卫着的一轮明月,有金桂一株,高千丈。

    少年与女子对坐桂下高台。

    月君冷眼相看,道:“阁下实力不弱,同为修道之人,凡事便要讲究一个先来后到,神州天下是我盯上的微尘世界,阁下横插一脚是何道理?”

    夜麟强行收起杀意,缓缓道:“你是修道之人,他也是修道之人,我不是。你们可以为了自己的道漠视一切,我不能。”

    月君心平气和道:“如果神州有你在乎的人和物,你尽管带走,我要的只是神州天地。”

    月君是仙人,一个身负小世界的仙人,她的世界荒芜一片,只要吸收了神州天地,她就能借此悟道,让自己的小世界更加完善。

    需要付出的代价则是神州生灵的消亡。

    然而神州生灵千千万,夜麟带不走。

    夜麟摇头说道,“你的道不够高,神州被你合道之后没有生灵能够存活,我不能把神州给你。”

    月君微微错愕,“什么?神州生灵?你为的竟是是它们?”随及讥笑不止:“世间蝼蚁无数,比蝼蚁微渺者遍地皆是,世人落脚时可会考虑它们的死活?神州生灵之于你我亦如是!星河浩瀚,微尘世界小如芥子、多如牛毛,何需刻意破坏,只是大世界溢泄出的一点余波顷刻间便能毁去千千万万的微尘世界,谁会在乎这些?”

    “我在乎。”夜麟道:“纵然世道如此,我无力改变,要我眼睁睁看着他们消亡却做不到,遇见了我就无法坐视不管。”

    刹那间,金桂缩小无数,月君起身,“所以说没得谈?你明知自己不是我的对手,无非就是拼死一搏换我重伤,企图令我心生忌惮,好就此放弃罢了。告诉你,不可能!”

    夜麟不置可否,他确实敌不过月君。

    学如逆水行舟,不进则退,自从修炼出了岔子,夜麟心境蒙尘,他的力量在一天天变弱,已经大不如前,那些因为抑制不住而外放的杀气就是他走火入魔的最好证明。

    但他并不想拼死一搏,哪怕换命拼死了月君,魔族还在,天外更有人在,神州仍旧没有脱离险境,朝不保夕。

    好在火种已经种下,还有希望。

    只差一个时间。

    夜麟给不了这个时间,自然有人能给。

    剑祖、爻烈、饕餮、神宗皇帝等人,包括藏在某处偷窥的红衣侍女,所有人都没料到会是这么一个结局。

    少年不做任何反抗,由着月君手中金桂刺入自己胸膛,搅碎一切生机。

    当少年生命终止那一刻,红筱的世界也跟着一点点崩塌。

    不是说好了会回来……怎么是骗人的?

    竹伞跌落,红筱现出身形,她想走到夜麟身边,而她也确实做到了,穿过神州众人,穿过无数魔族,穿过手执金桂的宫装女子月君,一步踏出,红筱跪坐在夜麟身边。

    红筱痴痴望着怀中气绝身亡的少年,浑然不觉时间已经静止。神州众人、天外魔族、还有月君,全部凝滞不动,能动的只是她一个。

    恍惚间,身边好像多了一道光,光芒里的人是谁红筱不知道,更不关心。

    因为静止,所以不知道过去多久,时间莫名地开始回溯,轨迹发生扭曲,刚才的一切犹如水月镜花,非真亦非假。

    直到时光长河恢复正常流动、红筱醒来时,夜麟还在身边,只是那一身染尽了墨色的衣衫重新变得洁白。

    白衫少年眼神明亮,笑问道:“不是让你们别跟上来,怎么不听话?”

    红筱破涕为笑,拥紧了夜麟说什么也不肯放开,生怕这只是一个梦境。

    月君阵阵恍惚,瞥了眼手中金桂,血迹犹在,不禁后退数步,惊声道:“你!你为何没死?我分明已经……”

    白衫少年挥了挥手,无数细小光点自他手臂分离,沉浮飘荡犹如萤火星零,无比绚烂。

    细看之下,夜麟的身躯竟然由光组成,虽是实体,可以接触人和物,但不是真正的血肉之躯。

    夜麟道:“如你所见,我的肉身不堪重负,已经被你摧毁,即刻便要离开这里,你不知我深浅,留不下我。我却知你根脚,他日我归来时,你和你的宗门便要被我寻仇,与其你我两败俱伤,不妨我们打个赌。若你赢了,神州归你,我另外送你一个契合你大道的宝贝助你悟道。”

    稍作停顿,夜麟又道:“若我赢了,神州你不能再妄想,我依旧会助你悟道,只不过需要你反过来也帮我一个忙。”

    思量片刻,月君拒绝道:“我不信你。”

    唐三中文网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