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书网 > 都市小说 > 萌宝已发出:薄先生请查收 > 第一百五十四章 失去孩子,天翻地覆
    最后留在手术室里的,只有余希,一名医生和他带着的两个小护士,肚子处传来的疼痛让她脑海中一片空白,她下意识的闭上了眼睛。

    一阵剧痛传来,她尽可能的配合着医生,过了不知道多久,忽然传来更大的痛感,她咬着牙,失血的晕眩感直冲大脑,她不受控制的闭上了眼。

    “余希——”

    冉逸仙在门外不停的踱步,“怎么办……”

    一个人走过来,正是安伦,本来是听说余希生产才来看望。

    “安伦!帮我一个忙……”

    一片白茫茫的世界中,与其格格不入的女人置身其中。

    她睁开眼,迷茫的看着眼前的一切——看着这从未发生半点改变的世界。

    不知道傻傻的站在那里多久,她忽的想起来,她有名字的,她是余希。

    又不知道过了多久,这个白茫茫的世界中,出现了第二个人,那是一个很小很小的身影,蹦蹦跳跳的向她走来。

    只有三四岁的样子,看不出男孩还是女孩,浅浅的梨涡伴着他甜美的笑容,余希下意识向前走了几步。伸出手来,想要碰碰孩子的脸蛋。

    那小身影忽然后退一步,跪在虚无缥缈的白雾上,向着她虚虚一拜。

    一种不好的预感在心中升起,她颤抖着向前走过去,孩子却离她越来越远。

    那是临别前的的辞行。

    “孩子……孩子……别走!”

    余希在自己的尖叫声中醒来,睁开眼,映入眼帘的是淡蓝色的天花板。

    她环顾四周——这是一间再普通不过的卧房,偏偏怎么看都觉得陌生又熟悉。

    陌生的是这个卧房,熟悉的是这相似的如出一辙的布局。

    这是哪儿?

    她猛的坐起来,小腹忽然一阵疼痛,脸色一下子变得惨白起来,靠在床边,她想起刚刚的那个梦,好像有一段记忆即将浮出水面。

    是什么呢?

    她的手下意识的抚上小腹,瞬间清醒过来,孩子!她原本有一个孩子!

    沉睡的记忆终于被彻骨的痛唤醒,前尘往事一点一点在脑海中回放。

    在痛的昏迷的前一刻,她亲眼看着自己的孩子在医生的手里没了呼吸,那哭啼声,声声带血。

    那个梦,是孩子在和她道别吗?

    可她也亲眼看见,那个医生不仅仅是要孩子的命,也要她的命啊!

    为什么,为什么孩子死了,她却苟活下来?

    一个个疑问如同冰层般冷冷的将她覆盖,她忍不住闭上眼,拼命地赶走这些并不美好的记忆,可惜失败了。

    “咯吱——”

    推门声响起,紧接着是汤匙碰撞碗底的声音,男人一边搅拌着药汤,一边走过来。

    正准备扶她坐起来喂药,惊讶的发现这人已经好端端的在这儿坐着了。

    “余希!你醒了?现在还有哪里不舒服吗?”

    熟悉的声音传来,余希看着眼前明明应该熟悉的面容,却仿佛一个世纪没有见面那样陌生。

    眼泪不争气的滑落,她蜷缩着,哽咽着询问,“冉逸仙,到底发生了什么?”

    冉逸仙把手中的药碗放到一边,轻轻的抱住她。

    余希没反抗,无力的靠着他的肩膀。

    “有人想让你和孩子死在手术室里,我察觉并冲进手术室的时候,孩子已经……我让人封了医生的口,对外宣称你难产而亡。”

    冉逸仙叹了口气,再一次道:“那个人,是薄凌薇。”

    “以后这个世界上,再也不会有余希这个人了。”

    说着,他拍了拍她的肩膀,“过去的事情,就让它过去吧,你若想报仇,等养好了身体我自然会帮你,至于其他的……”

    “这里是哪儿?”

    余希开口问道。

    “是我在J市郊区的一处别墅,公司已经被我挪到J市了,以后……再也不要回S市了。”

    最后一句话,她意外的发现冉逸仙的语气有些重,重的甚至不像他。

    “距离我生产的时候,过了多久了?”

    余希赶忙问道。

    “一个月。”冉逸仙回答。

    “那……”

    “他没醒。”冉逸仙想都不想就回答道。

    他没醒……余希的眼泪再一次决堤,有些脆弱的勾勾嘴角,她轻声道:“我知道了。”

    “薄氏,已经被薄凌薇占据了,所以,如果你真的想要对付薄凌薇,也意味着你要对付薄氏。”

    薄浅川的薄氏。

    最后这句,冉逸仙没有说出口,但彼此都心知肚明。

    “冉逸仙,谢谢你。”

    她忽然抬起头,认真的看着他说道,“谢谢你总在我最危急的时候帮助我。”

    冉逸仙莞尔一笑,正准备说什么,却听见她补充道:“但现在,我想一个人静一静,可以吗?”

    “……”

    冉逸仙点点头,督促她记得喝药,又端来了一碗小米粥,这才离开。

    余希闭上眼睛,整个人都在微颤着,为什么再睁开眼睛,这个世界已经天翻地覆!

    “浅川,我好怕……”

    在所有人眼里,她都只是一个死人了。

    低低的啜泣声没有逃过门外冉逸仙的耳朵,他看着手机屏幕上,助理发来的信息,忍不住思索。

    这个消息,他该告诉余希吗?

    余希一夜未眠,她想了很多很多,最后却都忍不住落在一个点上——报仇。

    这个在无数人的期盼下即将诞生的孩子,竟然就这么没了?她难过痛苦的同时,也彻底的恨上了薄凌薇。

    的的确确,从每个人各自的角度来看问题,得到的答案大不相同,可无论哪个角度来看,牺牲一条生命来换取利益都是令人不齿的行为。

    可是向薄凌薇报仇,她不能动,也动不了薄氏。

    薄氏,终究是薄浅川的薄氏。

    若有一天薄浅川醒来,是不是会怪罪她没有保护好他们的孩子?是不是会怪罪她对他费尽心血建立的事业的毫不留情面?

    她幻想过太多种可能了,可若任何一种可能真的发生,她都会比分娩更痛百倍。

    冉逸仙知道自己不应该放任她一个人待在房间里,她没准会做什么傻事。就算不做傻事,也没准会胡思乱想什么。

    他只希望她能再坚持一下,撑过了这段难熬的日子,她就可以重获自由了。

    第二天早上,很早的时候,她就踩着拖鞋到客厅的冰箱里去翻吃的,打开电视,傻傻的看了一会儿动画片,用筷子去夹冰淇淋,往咖啡里加盐。

    “余希,怎么这么早就醒了?该不会是一夜没睡吧?”

    冉逸仙抢过她手里的冰淇淋和咖啡,“疯了吗?现在哪能喝这个?”

    “我……我不知道我该干什么。”

    余希有些茫然的说道,“我好像已经成了一个废物了。”

    “不是的!”冉逸仙赶忙出声打断她的想法,“你身上有伤,而且刚经历过一次生产,按理说还得在家休息两个月呢,先别急着出去工作,万一落下什么病就不好了。”

    这段时间,还是暂且不让余希接触外界了。

    “我的手机呢?”

    “手机扔在医院里了,没拿。你要是无聊可以先玩着我的笔记本电脑,在卧室,没有密码。手机……我回头再带你去挑一部吧。”

    当时的情况,余希都已经命悬一线了,冉逸仙哪里还来得及管什么手机不手机的。

    “不用了,你下班顺便帮我买回来,原来的牌子和型号。”

    “不好吧,你之前那个手机都是一年前买的了,处理器有点跟不上……”

    冉逸仙一怔,余希也不是那种恋旧癖的人啊?

    “我说,一样的牌子和型号。”

    余希加重了语气,冉逸仙只好无奈点头,想来,那部手机对她应该是有什么独特的意义吧?

    的确有,那是薄浅川亲自陪着她挑选的手机,哪怕旧了,过时了,在薄浅川没有再给她买另外一部的情况下,她也不想随意换掉。

    扔在医院,多半是找不到了。

    一模一样又有什么用?也不是当初的那个了……

    依冉逸仙的意思来看,自己两个月之内都不能出门了。

    之前几个月她忙着照顾薄浅川,都忘记了星宇的存在,现在忽然好想念他啊……

    其实,冉逸仙把她带到J市来还有一个最主要的因素——离S市远。

    坐高铁还要十几个小时的距离,消息传递的自然也就不灵通。

    换句话说,在S市本地,哪怕一个小型企业突然倒台了这样的事情都会传到余希耳中,而在J市,估计薄氏破产了她都未必能知道。

    不过,虽然薄氏家大业大的,但现在到了薄凌薇手里,破产似乎也不是什么遥不可及的事情。

    相比起冉逸仙对余希讲的“精简版”,真实的版本要复杂的多。

    原本冉逸仙认为,让余希待在薄浅川身边会让她开心,薄浅川也有能力护住她,这没什么不好。

    可这次的事情让他改变了看法,薄浅川也没有那么神。

    他不能事事都护余希周全,反而会带给余希无穷无尽的危险。

    自从余希嫁给薄浅川之后,多少次在媒体面前声名狼藉,多少次差点命丧黄泉,薄浅川的仇家太多太多了,任何一个他保护范围的盲区都会给余希带来致命的危险。

    所以,他隐瞒了余希一件事,最重要的一件事——薄浅川,已经醒来了!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