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书网 > 都市小说 > 你赐我满身风雨 > 第126章:已完成
    林温暖醒过来的时候,只觉得浑身如拆骨一样都疼,脑袋很晕,她艰难的睁开眼睛,脑袋一片空白。她扭头,看到的是岑镜淮染着血的一张脸。

    瞬间,所有记忆灌入脑海。她伸手找了个支点,艰难的撑起身子。

    没了她的支撑,岑镜淮的身体便往下滑。

    林温暖伸手去拉,可力气不够,两个人再次滚作一团,她下意识的将他的头抱在怀里,不想他再受到一点点的伤害。

    一点点都不要。

    她往四周扫了一圈,车子应该是被树枝缠绕住,才最终止在半山中间,如果一路向下冲,他们两必死无疑。

    只是在这样的环境下,叫天不应叫地不灵,他们又能有多少生机?

    她不自觉的将脸颊贴在他的额头上,冰冰凉凉的,她不敢去探他的鼻息,她很害怕。不管如何,她只当他只是晕过去,很快就会醒过来。

    等他醒过来,他会有办法带着她离开这里。

    视线模糊,她垂了眼帘,眼泪掉落,砸在他的额头上,晕开了他额上的血迹。

    她伸手轻轻擦了擦,将他脸上的血迹,一点一点的擦掉,伸手从口袋里拿出了一块帕子,给他把脸擦干净,然后吸了吸鼻子,在他的额头上亲了亲。

    她摸了下他的头,掌心有一点血。她知道,她不能干等。

    很多事情,只有面对,才有可能解决,若是逃避,那就真的只有死路一条。

    可她不能死,他们都不能死。

    知南和昱霖都要等着他们回去的。

    这种车上,肯定会准备医药用品,毕竟像他们这样的人,随时随地都有可能出意外,受伤。所以,这车上一定会有医药箱。

    她咬着牙,撑起身子,脱下衣服,折叠好,垫着他的脑袋,将他安置好之后。她起身,刚一起来,车身又猛地往下滑了几米,她下意识的尖叫,抱住座椅。

    睁眼,看到撞烂的车头,正好卡在两棵大树之间,所幸周围树木茂密,车子卡着,还算稳当。

    她小心翼翼的开始在车上寻找有用的东西,这车子还算结实,经此一遭,也没有毁得太过厉害。

    车子就这么大,很快她就在后面的座位底下,找到了药箱,一共有四个,还找到了一袋子压缩饼干,还有几瓶水。

    她将所有东西拿出,稍微整理了一下,而后回道岑镜淮的身边。

    她观察过周围的情况,都是斜坡,草木丛生,凭着她一个人的能力,要带着岑镜淮从车里出去,明显不切实际。

    她现在能做的,只给岑镜淮处理伤势,然后等他醒过来,再做进一步的打算。

    她打开了所有药箱,幸运的是,什么都很齐全。

    针对于枪伤外伤的药有很多。

    这是现下的情况里,唯一值得庆幸的。

    林温暖要先检查一下他身上的情况,具体伤在哪里,头部肯定是伤了,这是最麻烦的。伤的脑袋,没有系统的检查,很难判断伤势程度,更重要的是,若真的伤了要害,以现在的资源,她也没有办法救。

    更何况,她只是个妇产科大夫。

    她压住心里的慌张,轻轻的哼着小调,以此来缓解心里的压力和恐惧。

    她一点点的解开他的衣服,将他全身都检查了一遍,身上只手臂有一处枪伤,其他地方都是淤血,应该是车子下滑过程中,撞伤的。

    最后,她仔细检查他的头部,后脑勺偏上的位置,是流血的位置。

    她看了一下,确实有个小口,还在冒着血。

    此时此刻,她浑身上下都透着寒。

    手脚冰冷,她整个人止不住的发颤,仔细看药箱里的药,心里有个声音,不断的告诉自己,一切还没有到承受不住的份上,她要是崩溃,那就真的到了绝境,还不至于。

    她是医生,她可以救他,一定可以。

    四个药箱她全部翻了个遍,将有用的几样拿出来,依次放好。

    然后爬到他头上方的位置,给他上药,包扎,再喂药。

    一切弄完以后,她又帮他简单的清理了一下脸上的污渍,将他的脸擦的干干净净,一点血迹都看不到,再把衣服穿好。一切都弄好了,她便呆坐在旁边,眼睛盯着他,眼泪就这样无知无觉的落下来。

    她用力的咬住唇,不想被负面情绪全面侵袭。

    她闭上眼睛,用力擦掉眼泪,感觉自己情绪稳定,可一睁眼,眼泪还是掉下来了,根本控制不了。她紧包住自己,半张脸埋在臂弯之间,咬着手臂,不让自己发出半点声音。

    眼睛盯着岑镜淮。

    她开始在心里数数,分散注意力。

    外面有清脆的鸟叫声,风吹过,树叶沙沙响。

    不知过了多久,林温暖再次振作,她不能在这里干等,她应该下去,去附近找一找,能不能找到人,或者爬上去,看看会不会有路过的车。

    不能等,在这样的环境里,需要自救。

    如此想着,她便起身,先把装备拿好,然后走到门边,试图拉开车门,但门被卡主了,怎么都拉不开。车窗的玻璃碎裂,以她的身形,从窗户这边爬出去,没什么问题。

    她把东西先放在窗户旁边,弯着身子慢慢走过去,将还没有掉落的车窗,彻底打碎,然后探出去看了一眼,旁边有一根枝丫,可以踩一下,只是坡度有点陡,得小心一些,地上全是腐叶,看着有些潮,可能会有些湿滑。她跨出去,踩稳之后,才出第二只脚,另一只手握住外面的枝干,而后成功的从车内出来。

    然而,出来之后,却是进退不得,四周围全是树木草丛,前不着村后不着店,想要在这里找个人出来,不如找只老虎来的简单。

    她又往上看了看,连马路的影子都没有瞧见,应该是冲了不少路下来。

    林温暖的方向感很一般,进了这种地方,就更是找不到北。

    她记起下船之前,放在身上的手机,她连忙找出来,有信号,电量很足。

    上面存着几个号码,正想打的时候,突然就想到,他们出事故,是因为内部叛乱导致,而且这个手机是他们给的,电话一旦打出去,说不定就暴露了位置。

    如果让那些人知道,他们还没死,那么招之而来的,不是救援,而是杀身之祸。

    林温暖刚升起的希望,瞬间破灭干净,她双手捂住脸颊,心底升起一丝无力感。

    不知道灵犀和伏响现在是什么情况。

    她把手机放回口袋里,站在车边,看了岑镜淮一眼后,就扶着树枝往上攀爬。

    不管怎么样,先上去看看,碰一下运气。

    所幸的是,他们给的衣服材质特殊,比较牢固,树枝从身上划过,一点事儿都没有。

    她艰难往上,这一路倒也顺畅,很快就看到了马路,距离马路越近,坡度就越发的陡峭。咬紧牙关,最后一步,然而,刚探出头,一辆车子从眼前开过,林温暖吓了一跳,那车轮胎仿佛从眼前飞过一样,差一点摔出去。

    手一松,身子猛地往下滑了几米。

    手掌心火辣辣的一阵疼,她再次抓紧,迅速的爬上去,等爬上马路以后,她又有些害怕,毕竟不知道对方是好是坏,她想了想,又趴了回去。

    过了一会,那辆车又回来。

    她仔细看了眼,开车的是个小伙子,车上似乎就一个人。

    她犹豫了一秒,猛地爬了上去,冲到马路中间,张开手臂,直接将车子拦下。

    那车子速度很快,车头距离她的膝盖,仅一厘米。

    但林温暖没有丝毫躲避,她睁大眼睛,心里只有一个念头,不成功便成仁。

    如果老天爷要她死在这里,那她就认命。

    开车的人吓了个半死,尿都要给她吓出来了,停好车子之后,男人火气冲冲的下车,“你有病吧!”

    林温暖一下冲过去,抱住他的大腿,“大哥,大哥救命啊!”

    男人显然没有想到林温暖突然就过来抱大腿,他又给吓了一跳,往后退了两步,林温暖抱着他的腿不松开,仰头看着他,说:“我跟我老公出来旅游,谁知道上了这断崖,回来的路上车子失控,冲出了马路,他现在还在下面。大哥,我求求你,求求你救救我们吧!”

    男人往她指的方向看了眼,拧了眉毛,说:“这坡度,怎么救啊?下都下不去。”

    “你可以帮忙打个电话,让你的朋友帮帮忙。”

    “报警好了。”

    “不行不行。”林温暖心头一紧,“不要报警。”

    男人立刻警惕起来,“为什么不能报警?遇到这种情况,肯定得第一时间告诉警察叔叔,这地方鸟不拉屎,前不着村后不着店的,我上哪里给你找人救你老公啊?“

    “不能报警,你们是什么非法分子?”

    林温暖自己倒是没什么,但岑镜淮可能会有麻烦。她舔了舔唇,眼眶微红,只能哀求,“求求你了,大哥!我求求你了!”

    她一边说,一边跪求,磕头。

    面对女人如此哀求,又是个漂亮的女人,男人总会生出恻隐之心。

    男人咳了一声,说:“行吧行吧,你等一会,我几个朋友马上上来了,一会我们想办法帮你。”

    林温暖一听有戏,脸上扬起真诚的笑,“谢谢,谢谢您!”

    男人笑了下,将她扶起来。

    没一会,几辆越野车陆续上来,纷纷停下。

    这些人,看起来并不像是好人,但林温暖知道,也不是那些要他们命的坏人。

    林温暖缩着脖子,往后退了一步。

    与她站在一块的男人,说话应该比较有分量,他抽完一根烟,扬了下巴,说:“谁带装备了?”

    “我车上有。”一个黄毛,走出来,“咋地?”

    “准备一下,我下去救个人。”

    “啊?”几个人都很惊讶。

    男人不以为然,“准备一下。”他说着,脱下身上的外套。

    林温暖立刻过去接住,一脸真诚,“谢谢。”

    “站一边去。”

    林温暖说;“我可以跟你一块下去,帮你带路。”

    他探头看了眼,挑眉,“你确定哦?”

    她点头,“我刚才就是自己爬上来的。”

    他轻笑,“小姑娘,听过上山容易下山难么?上来跟下去,可不是一个概念的。”

    林温暖看了眼,确实她爬上来的时候,都不知道原来这坡度那么陡,那么险。

    她抿了下唇。

    “得了,我带个人一块下去,你是直线上来的?”

    她点头。

    “那我直线下去,那么大一辆车,应该不难找。”

    林温暖这会也帮不了别的,只能点头。

    “得快点了,一会太阳下山,可不好弄。”

    她点点头,“对。”

    男人轻笑,很快装备准备好,是一套登山用的装备。

    最后决定,三个人下去,穿戴好了以后,三个人往下。

    林温暖站在旁边,跟着那些人叫那个男人,“康哥,你小心点。”

    康靖嘉比了个OK的手势。

    三个人一块往下。

    所幸树枝繁茂,又有绳索拉着,下去的路不算难。

    三个人都有登山经验,下去的速度很快,也很快找到了出事的车子。

    康靖嘉扫了一眼,黄毛说:“这车子看起来不一般啊。”

    三个人走到车边,果然里面躺着一个人,头上缠着纱布。

    “把门弄开,这车子挂在这里也不安全,这书的承重量有限。”

    其中一个尝试着开了一下,“打不开啊,这是卡住了吧。”

    “再试几次。”

    又尝试了几次,车子卡的很死。黄毛爬进了车门,狠狠踹了几脚。车子晃动的厉害,康靖嘉扫了眼,立刻叫停,“算了,从窗户出来吧。”

    三个人费了老大的劲,把岑镜淮从车内弄出来。

    用绳子绑在康靖嘉的身上,三个人往上,暮色简直,所幸下来时候有所准备,打开了手电。

    整个过程,还算顺利。

    就是康靖嘉累的够呛,人太沉了,上三步往下滑两步,真当是艰难。

    幸好带了两个人下去,另外两个能在外面托一下,不然肯定要累死。

    林温暖看到他们上来,脸上露出笑,立刻过去,直接跪在地上,伸手去拉。

    被康靖嘉一下打开,“你一个女人才多少力气,别添乱。”

    林温暖被打的缩回了手,很快另外三个男人上前,先把岑镜淮拉了上来。

    林温暖迅速过去,把他的头护住,她仔细看了看,除了脸上被树枝划到,留下细小的伤口之外,其他没有什么问题。她微微松口气,摸摸他的脸,在他的耳侧小声的说:“我们得救了,岑镜淮。”

    康靖嘉爬上来,解开身上的绳索,看着林温暖那样子,拉开车门,“先上车。”

    林温暖立刻擦掉眼泪,在他们的帮助下,把岑镜淮弄上车。

    很快,车子启动,六辆越野车稳稳的行驶在盘山公路上。

    路上,康靖嘉时不时的透过车前镜看她一眼,林温暖一直没有说话,抱着岑镜淮的头,侧头看着窗外,又时不时的低头吻一吻怀里的男人。

    即便狼狈,她身上还是透着一股坚定和温柔。

    一时失神,康靖嘉的车子碰了一下前面的,他立刻回神,前面的车摁了两下喇叭,像是在骂人。

    他啧了声,自顾自的说:“艹了,腿打软。”

    林温暖注意到,探头过去,说:“是把他拖上来的缘故么?”

    “当然了,不然呢?你男人沉的要命。”他想了想,说:“这人是死的活的?可别叫我费那么大的力气,弄上来一个死人啊。”

    林温暖狂呸了两声,“不是死人,他还活着,不会死的。”

    康靖嘉轻笑一声,“小姑娘,你们现在的情况没法报警,那是不是说明也去不了正规医院啊?”

    林温暖一顿,抬眼看他,抿着唇,不知道该怎么说。

    默了一会,林温暖说:“大哥,你有没有什么私人医院,设施比较好的。帮人帮到底,等我联系到家人,我一定不会亏待你的。”

    “噢?怎么个不亏待法?”

    他嬉皮笑脸的,语气里带着玩味。

    林温暖想了想,“会给你很多钱,你想要多少就是多少。”

    “哇,你家开银行的?要多少有多少。”

    “不是的。”

    她想要解释,康靖嘉摆摆手,“叫什么名字。”

    “要真名,别现编一个。信不信我直接开到警局,让你两蹲大牢。”

    “林温暖。”她实话实说。

    还真是贴切这名字。

    “你老公呢?”

    “岑镜淮。”

    “到底怎么出的事儿?”

    林温暖抿了唇,显然这件事,不好说。

    就算他是救命恩人,也不好乱说。

    她垂着眼,看着岑镜淮,说:“您愿意冒险救我们,我很感谢,但有些事儿,我真的没办法详细告知,请您谅解。如果您愿意帮我,我一定会铭记于心,并知恩图报,但您若是不想惹麻烦,我也不会埋怨您,依旧会知恩图报,报答您救命之恩。”

    “得了得了,我不问了。你说这话,嘴巴不饶?我听着都费劲。”

    她浅浅的笑了笑,慎重的说:“不管如何,我都会知恩图报。”

    康靖嘉默了一会,打了个电话。

    林温暖下意识的竖耳倾听,听到他说了准备好床位什么的,她嘴角下意识的勾了一下,紧握住岑镜淮的手,心说他们是遇到了好人。老天爷总归是没有将他们赶尽杀绝。

    这边的位置比较偏僻,车速很快,但也费了将近两个小时,才回到了市区,又开了近一个小时,出了市区,进了近郊一所私立医院。

    这家医院的位置比较偏,而且所处的位置周围什么也没有,就独立一家医院,占地面积很大。

    看着像是疗养院。

    到了这里,就只剩下康靖嘉一辆车,在路上已经各自散了。

    医院的安保下来确认身份以后,才放了他们进去。

    林温暖这会稍警惕起来,说:“这医院看起来很不一样啊。”

    康靖嘉回头看了她一眼,说:“怕了?”

    她看向他,笑了笑,说:“没。”

    他轻笑,什么也没说,踩下油门,车子进了院门,开过一条林荫道,在急症大楼前停下来。

    医生和护士已经等在那里,车子停下,医护人员上来,将岑镜淮弄到移动床上。

    林温暖也跟着下床,跟医生说了大致情况。

    人被拉进急症室,林温暖和康靖嘉等在外面。

    过了一会,人就带出来,去做了脑部CT,具体看一下情况。

    昏迷时间未定,看起来没有其他症状。

    照过CT比较保险。

    林温暖一路跟着,康靖嘉许是跟这边的医生认识,整个过程,林温暖没有接到任何缴费通知。

    等CT出来,可以看到脑部有一块淤血,但位置并不致命,并且看情况,淤血有可能自己消散,可以先做保守治疗,因为位置有点刁钻,动手术存在风险。

    至于他什么时候能醒过来,这个医生没有给出具体时间。

    这一点,林温暖自己是医生,有些情况,确实很难给出标准答案。

    医生还给开了一个全身检查的单子,先办了入院手续,这些全是康靖嘉一手弄的。人被送进病房,林温暖才找回一点理智。

    她看到康靖嘉跟医生说话,没有过去打扰。

    直到康靖嘉看到她躲在那边,一直往这边看,却结束了对话,与那位医生道别后,走过来。

    “哦,对了,你要不要也检查一下?我看你的脸色也不是很好。到了医院,你也不必那么紧张你你老公的情况了,有医生护士在。”

    她点点头,“我是想跟你说一声谢谢。”

    “不客气。”谁让他色迷心窍。

    林温暖又说了声谢谢,就预备回去病房里。

    康靖嘉咳了一声,说:“那什么,你要是信任我的话,我带你回去洗个澡,换身衣服。你现在这个样子,太打眼了。”

    确实,她身上的衣服,很另类,明眼人一看就知道这人有问题。

    她眨眨眼,看着他,默了一会,说:“或者,您可以帮我买一套衣服过来,我刚才看了一下,这医院里可以洗澡。”

    康靖嘉噗嗤笑了声,点头,“那行吧。”

    “谢谢。”她给了九十度的鞠躬。

    “想吃什么?”他问。

    “都可以。”

    “好吧。”

    说完,康靖嘉先走,林温暖看着他走远,才转身进了病房,拉过椅子,坐在床边,看着岑镜淮的脸,倦意阵阵袭来,但她也不敢睡觉,她害怕,她不知道什么时候危险会到来。

    危险来的时候,他们还会不会有那么好的运气,躲过一劫。

    她将椅子拉的近了一些,趴在床上,手指搭在他的手上,就这样静静看着他,良久没有挪开视线。

    康靖嘉买完东西回来的时候,林温暖就趴在床上睡着了,他一开门,她就给惊醒了过来,猛地坐了起来,转头看向他的时候,眼里满是惊恐。

    他家也没回,去商场买了套衣服,去超市买了一些洗漱用品,又去餐馆带了一份丰盛的晚餐。而后,直接过来。

    “吵醒你了。”

    “没有,我没睡。”她睁着大眼,说的认真。

    “我又不是你老师,你睡着了也没事儿,我不会打你的。”

    林温暖扯了下嘴角,笑的有些尴尬。

    “快过来帮我拿东西,还坐着。”

    林温暖闻言,立刻起身过去,接过他手里的东西,看了一下,衣服有好几套,还塞着女人的内衣裤。

    林温暖不由的红了脸,看了他一眼,分外不好意思,“谢谢。”

    “大小我不知道,你先去试试看,要是不合适,还能换。”

    “好。”她点点头,拿着衣服进去,稍微大了点,但能穿,她想了下,就直接在里面冲了个澡。

    再出来的时候,就换上了他买的衣服,奶茶色的短袖,一条浅色牛仔裤,干净又简单。

    头发也洗了,用毛巾包着,脸也洗干净了。

    果然,是个美人。

    康靖嘉没想到,就是去试个衣服,出来一朵芙蓉花。

    他呆了几秒,很快回神,咳了一声,说:“还挺合身。”

    “谢谢。”

    “你除了这两个字,还会别的么?”

    别的,她也不知道该说什么,想了好一会之后,道:“谢谢,康哥。”

    他啧了一声,瞪她一眼,笑的无奈。

    “吃饭吧。”

    “好。”

    她走到茶几前坐下来,拿起饭盒,吃的很斯文。

    吃完后,把毛巾拿下来,擦头发。

    康靖嘉坐在沙发上,没有要走的打算。

    林温暖背对着他,感觉有些别扭。

    默了一会,她问:“这是哪儿?”

    “H市。”

    林温暖点头,听过,没来过,也不了解。

    就知道,这边还满乱的。

    “你哪儿来的?”

    “海城。”

    “哦。”那还真是远了。

    默了一会,康靖嘉又问:“准备怎么回去?”

    她没有证件,得先跟海城的人联系。

    “我需要电话。”

    康靖嘉拿了自己的手机给她。

    林温暖打了林温馨的电话,但并未打通。

    其实她现在不太敢回去,害怕给他们带去灾祸,特别是两个孩子。

    她没有再打,而是将手机递了回去,说:“现在晚了,等明后天再联系。”

    她垂着眼,不与他对视。

    康靖嘉也没有强求。

    “要不要叫个看护?”

    “不用,我自己会照顾。”

    他点头,觉得自己可能有点多事儿。

    坐了一会,康靖嘉起身,“那我先走了,这手机放你这儿,有事儿联系,一会我会给你打电话。”

    “好。”她点头。

    康靖嘉离开,林温暖稍微松了一口气,她回到病床边上,把脸贴在岑镜淮的手上,说:“你快醒过来。”

    ……

    暗网上置顶的悬赏追杀令,突然打上了已完成的印章。

    林景程看到时,正好时文悦洗完澡从卫生间出来。

    视线正好扫见,她原准备当做没有看到。

    然而,林景程突然开口,“是不是你?”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