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书网 > 都市小说 > 七十年代喜当娘 > 第二百四十八章 陈池变了
    沈玲珑看着温月的神情。

    极其认真,完全没有撒谎。

    她说的话是发自内心的。这让沈玲珑有一种无处使劲儿的无力感。

    这姑娘有着自己一套行为准则,并且坚定不移。她喜欢听别人杨汉中意她的话,也想为了让杨汉更喜欢自己,而去学习一些技巧,但前提是这些技巧不干扰到她自个的行为准则。

    显然,沈玲珑说的思想,和温月固定的思想背道相驰了。

    就在这时候,外头院子里的杨汉,颇为自得的同陈池说道:“不过我觉得,我媳妇儿的话,应该不会被带坏,有些怪性子,我都给她改不过来,她认定了的东西,谁都没法改变。”

    虽说是抱怨,可陈池明显的看到杨汉对他媳妇儿这种坏习惯的满意。

    陈池选择无视他。

    这边沈玲珑在几经考虑后,最后叹了口气道:“这样的话,我就没什么好说的了。也没有什么意见可以提,你们这样非常好,没有问题,而且我也不觉得杨汉会抛弃你,至于你这个小孩,我觉得你还是早点告诉他比较好。毕竟要是不小心没了的话,你考虑的事情怕是就没法实现了吧?”

    沈玲珑想,从感情入侵打好关系这事儿上,在温月身上可能要碰壁。

    但沈玲珑不觉得这有什么,人的个性千千万万,没有谁必定走任何路都畅通无阻。沈玲珑以前当然也是碰过壁,也对碰壁的后续处理特别熟稔。

    她很快的转了方式道:“要好好保护这个孩子,不是吗?这是你未来的筹码不是吗?”

    “如果因为你什么都不说,一不小心弄掉了这个孩子,并且让杨汉知道了你说的那种理由,你觉得他会怎么看你?”

    “说不定会觉得你这样的女人让他受不住了,想放弃你呢?如果你好好待这个孩子,告诉杨汉你拥有了这个孩子,他会很高兴,会视你为珍宝。温月一时的忍耐,将会成就你长久的幸福,正如你所说,养一个孩子你会衍生出新的问题,足够你询问杨汉一生。”

    一个未出生的孩子,是无辜的,是纯洁的,沈玲珑希望孩子能够被善待。所以在看明白温月这个人以后,换了一种方式让温月对这个孩子的看法有所改观。

    可直接说再多,温月这种心中对孩子根本没有什么怜爱心思的人是无用的,甚至会让她感觉到厌烦。所以沈玲珑换了个方式,告诉温月,如果不善待这个孩子,失去这个孩子会造成什么样的后果。

    果不其然,温月听进去了,她刚好将一碗菜盛了起来,有点儿疑惑的看着沈玲珑,同时摸了摸自己的肚子说:“真的、阿汉真的会失望吗?“

    沈玲珑微笑着肯定道:“真的。”

    温月若有所思,她是个聪明人,也会晓得怎样抉择。

    沈玲珑言尽于此,而后也不再这种事儿上多说什么了。她给温月帮忙打下手,同时提点了几句怎样做菜更好吃的小细节,全程她自个没沾手。

    也不晓得是之前沈玲珑的劝诫起了效果,还是教她做菜拉近了关系,在快要准备吃饭的时候,温月小心翼翼的问:“那个,陈嫂子?”

    沈玲珑端着菜准备出去,听见温月突然喊了疑惑回头问:“怎么了?”

    温月问:“我、我想告诉阿汉,但是怎么样才能够让他察觉呢?让他觉得我也不知道我怀了孩子。”

    沈玲珑笑了,这个人被说通了。也是有脑子的,不会说冷不丁去告诉杨汉这个消息,而是开始考虑如何将自己这段时间隐瞒的行为置身度外。

    瞧她还是能够听进去话,沈玲珑也是松了口气。沈玲珑并不吝啬的给了温月一个意见:“你做了鱼不是吗?孕妇的口味总是那么奇怪,闻着鱼腥味想吐也很正常吧?”

    温月蹙眉,她不赞同道:“可我破鱼的时候,没有做呕吐行为。”

    她担心前行和后举搭不上。

    沈玲珑笑得温柔:“不要紧,因为你是孕妇,孕妇奇奇怪怪的行为,就算是医生也无法理解。”

    说完沈玲珑便是端菜进屋了,并且招呼外头疯玩的孩子们吃饭。

    男人们和孩子很快就上桌了,杨汉鼻子也不知道怎么那么灵儿,一上桌就道:“欸?今个的菜香很多啊?嫂子你做的?”

    很有先见之明的沈玲珑看了温月一眼,摇头说:“那可没有,我就提点了几句,还是你媳妇儿聪明,一点就通,我教其他人做菜可就没有这么高的领悟能力。”

    杨汉也不谦虚,哈哈道:“那是,我媳妇儿其他的不行,学习能力那是顶强的。”

    陈池默默的看着杨汉不自谦,这种看似贬低自己媳妇儿,实际时时刻刻在炫耀的行为,陈池已经感受一下午了。

    他不是不想和杨汉怼着炫耀自己媳妇,只是他现在有点儿艰难,正考虑如何跟他媳妇儿坦白的事儿,自然没那个心情了。

    四个大人,七个小孩刚坐下吃饭,温月舀了一勺鱼汤,只不过喝了一口便是剧烈呕吐起来,跟喝了毒似的。

    一般孕妇,那都是跑出去了开始呕吐,温月真的就是当场吐出来了,而且模样狰狞,跟喝了什么无比难吃的东西似的。

    别说其他人了,就连沈玲珑这个知情人都给吓到了。

    杨汉立马是起身,这时候也不讲他的洁癖了,搂着温月的药,又急又怕的问:“怎么了?!月月?你哪儿不舒服啊?!”

    刚喝了一口鱼汤的大福,瞧着温月的样子,一时不晓得该吐出来还是吞进去好。就惊恐的看着温月和杨汉。

    沈玲珑看着温月惨白的脸色,一时不确定这人究竟是装出来的,还是真出什么事儿了。

    还是陈池反应快,他立马道:“杨汉!冷静!你是医生,现在要么送医院,要么你自己诊断怎么回事儿!”

    说完又看向了含着鱼汤的大福说:“别含着了,吐出来。”

    大福如释重负,立马将嘴里的鱼汤吐了出来。

    这边杨汉也是冷静了下来,抱着温月自个开始诊脉。他做过战地医生,但实际上从小耳濡目染的是中医,望闻问切这一套他还是满熟稔的。

    慌慌忙忙诊脉后,他的表情变得有些奇怪了。

    沈玲珑看他褪去了担忧和惊恐,便是明白刚才温月的行为是装出来的。

    只不过是装出来的怀孕反应,但她真心佩服温月的装孕吐反应,真是把一桌子人都给吓到了。

    她在心里松了口气后道:“是什么问题呢?我瞧着吐得这么凶,该不是怀了孩子吧?”

    杨汉猛地抬头,这个总爱把自个倒腾的整整齐齐,且极其恣意妄为的男人,他眼里竟然露出了几分期盼,以及小心翼翼。

    他说:“我想再去医院看一下,我摸着脉像是……”

    像是什么,沈玲珑和陈池都清楚。

    沈玲珑点头道:“成,赶紧把人抱过去,可别耽误了,我给你们把菜热在锅里,等回来了也能够吃顿热饭。”

    杨汉这会儿根本听不进去任何话,将自个食欲不振,脸皮发白的媳妇儿打横抱了起来,急急忙忙往医院跑了,连沈玲珑他们一大家子在这儿也顾不得了。

    沈玲珑倒是不在意,她冲几个孩子笑了笑道:“好了,别看了,继续吃饭。”

    陈池有点儿奇怪的看了沈玲珑一眼:“你怎么像是一点儿也不吃惊,该不是你哄着他媳妇儿,用坏孩子这事儿骗他吧?”

    沈玲珑皮笑肉不笑道:“我有毛病?用这事儿来骗人?以为跟你一样?”

    陈池听着这语气就头皮发麻,他试图解释道:“我那儿怎么叫骗人了呢?”

    沈玲珑呵呵道:“是,你只是什么都不说嘛!”

    陈池:“……”

    那种事儿,谁会拿出来特意说啊?!

    “吃饭吧。”沈玲珑淡定自若的坐了下来,继续吃饭。

    可几个孩子都放不太开,就连陈池也一样,总归是在别人家,吃饱喝足了的可能就沈玲珑一个人了。当然了,沈玲珑在吃之前,特意将温月炒的几个肉菜,还有几个素菜收起来了。

    等到他们一家子吃完洗刷完以后,杨汉便是牵着温月的手回来了,眉眼间都带着笑意,和之前那狂拽的、恣意妄为的杨医生完全不同,整个人都柔和了很多。

    温月因为呕吐过,沾在了身上的鱼汤,洁癖如杨医生都没挑刺儿了。

    要知道之前,二福跟着杨汉一块儿玩的时候,二福身上有一丁点儿脏了,杨汉就恨不得给他扔淋浴间洗一次澡。

    沈玲珑一家人刚准备出去,迎面碰上杨汉和温月以后,她微笑道:“确定是怀孕了吗?”

    杨汉喜形于色道:“是呢!嫂子吉言,一语戳中啊!”

    沈玲珑看到温月垮下来的脸色,她有些好笑道:“这可和我没关系呢,怀着孩子的是你媳妇儿,得谢你媳妇儿。刚才也是把我都吓到了。”

    杨汉也是笑了起来:“前头看她杀鱼都没问题,冷不丁喝了口鱼汤就吐成那样,把我也是吓了一回狠的。”

    讲这话的杨汉,本就是感叹,可温月心虚,她整个人僵硬了一下。杨汉连忙道:“我不是在怪你,孕妇嘛,反反复复很正常的,以后咱们小心点就好了。”

    温月听了才是放松了很多。

    刚准备替温月解释的沈玲珑,见了也就闭了嘴。这两口子有自己的相处之道,做什么事儿都是一个愿打一个愿挨,她不说才是更好的。

    杨汉在安抚好自个媳妇以后,抬头瞧着沈玲珑一家子架势,要走的样子,有点儿惊讶道:“你们这就走?天都黑了,没车回去了吧?不如就留在家里住一晚?”

    沈玲珑道:“不了,在医院附近有个招待所,我们来之前就把东西全放那儿了,还是不叨扰你们两口子了。”

    说完便是道别准备离开。

    令人诧异的是,原本极其排斥沈玲珑的温月叫住了她。

    这一行为让杨汉有点儿吃惊,他看向了陈池,眼神询问怎么回事儿,陈池回了他一个自个体会的眼神。

    以此,杨汉冷不丁想起了吃饭之前,他头儿给他讲过的话。

    ——但我媳妇儿可以把你媳妇儿带坏。

    杨汉顿了一下,有点儿紧张。不是他不自信,而是他媳妇儿明明对任何靠近他的女人都很排斥,现下冷不丁靠近一个,杨汉有点儿担心他媳妇儿跟着学一些,要知道他媳妇儿学习能力也是顶强的。

    而沈玲珑,他们头儿的媳妇儿,可不是一个简单的女人。

    可温月走到沈玲珑跟前,将沈玲珑带进屋里,杨汉根本没理由阻止。

    杨汉的心思,陈池一眼就看穿了。可在杨汉看过来,以眼神求救的时候,陈池脸上毫无波动道:“你媳妇儿的话,应该不会被带坏,有些怪性子,你都给她改不过来,她认定了的东西,谁都没法改变。”

    这话是杨汉在吃饭之前带着炫耀的语气说的。现下被陈池面不改色的还了回去。

    杨汉:“……”

    他们头儿变了,性子外放了很多不说,坑人起来也不是以前那种毫无理由了,反而有理有据了。如今他是打也打不过,讲理也讲不过了。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