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书网 > 穿越历史 > 明末求生记 > 第二卷 一朝英雄拔剑起,又是苍生十年劫 第二十四章 饵
    第二十四章     饵

    第二日,张轩的工兵营还没有组建好,贺人龙的大队人马就来了。贺人龙喊得报杀子之仇,但是行动之上却是相当谨慎,似乎不想在山中与义军打上一仗,几乎是贺人龙一来,义军弃一部分辎重。贺一龙夺过来。

    然后再追,然后再弃。彼此之间默契十足。这样的合作不是一两次了。

    一出山,到了信阳地面,贺人龙立即变得放肆起来,贺人龙的探马,好像是野狗一样死死的咬住了义军的踪迹,甩都甩不掉。

    而且现在不仅仅是贺人龙的问题了。

    李自成立即得到消息,虎大威在正西方向,似乎堵住了入南阳的道路,而杨文岳也带兵出了汝宁城,向南逼近,似乎想要将李自成合围在信阳州附近,不过,他们缺了一个方向,那就是东方。

    东方是千里平原,虽然有左良玉,卢九德,但是在这千里平原之上,他们的兵力根本不足以形成一个完整的包围圈。张轩工兵营第一个大动作,就来了,就是搭建浮桥。

    搭建浮桥,不管是对于明代,还是后世都不是困难的事情,张轩根本没有什么指挥的余地,不过组织工匠,然后派人召集淮河上的船只,然后用麻绳连接在一起,一艘艘船只横着接在一起,就成为一道浮桥了。

    不过,有人专门负责比没有人负责还是强多了,节省了不少时间,大军在淮河边根本没有停留,一日渡河,渡河之后,就转向向东,瞬息之间将杨文岳与傅宗龙给甩到后面。

    只是这个时候,一个坏消息传来了。

    “八大王在南直隶大败,生死不知?左良玉兵已经西进了?”罗汝才摸着自己的胡子说道:“老张打了一辈子仗,没有想到还是栽到了左良玉的手上。”

    “不单单是左良玉。”李自成说道:“还有黄得功。据说老张在山上置酒高卧,引黄得功来攻,却不想黄得功带几十骑,硬生生的冲破了老张的所有埋伏,如果不是老张的义子张可望,张定国反应的快,老张就死在黄得功手中了。不过老张一逃,大军就崩溃了。左良玉捡了一大便宜而已。”

    “黄得功。”罗汝才将这个名字记在心中,不为别的,这不打败黄得功,罗汝才想下江南,简直是做梦。

    “不过,我觉得老张没有那么容易死。”李自成说道:“只是他这一败,将我们给害苦了。”

    “的确。”罗汝才看着地图,他觉得四面八方的官军都向汝宁一府而来,如果左良玉日夜兼程的话,兵锋到河南不过数日光景而已。到时候大兵合围,他们即便是有通天之能,也无能为力,只能逃走夭夭了。

    逃走的话,也只能带轻骑,也就是他们攒下这些家底,全部都要付之东流了。让罗汝才再回到当初日日东跑西窜,一日夜三四百里的日子,还不如杀了他。

    “我们必须与后面大军一战。” 李自成说道:“而且速度要快,现在是九月初一,必须在九月初十之间,打完这一仗,否则,如果左良玉来的了,我们只能吃不了兜着走了。

    他们虽然知道左良玉早不听调遣了,但是打仗这种生死大事,不能寄托于左良玉的不听话,如果左良玉听话一次,他们不就呜呼哀哉了吗?

    所以要快,尽快。 时间绝对不能再拖下去了。再拖下去,想要各个击破,就不大可能了。

    “我觉得官军这几日就会合营。”罗汝才说道:“我们是不是在他们合营之前,各个击破?”

    官军要合营的结论根本不用看地图,就能得出来。

    无他,他们一从南来,一个从北来,都是追击义军,而义军掉头而东,他们自然而然向东追过来,合营是一种必然。

    李自成暗暗思索,要不舍下大队人马,带上精骑,一日夜奔袭数百里,给官军来个踹营,但是他想了想还是放弃这个诱人的想法。杨文岳与他交手多次,不是新手了,才能或许有些平庸,但是还算严谨,这种突然袭击未必能有效果。

    而傅宗龙也是老将,当然了傅宗龙太老了。成名于天启年间,到底手腕如何。李自成没有尝过,但是傅宗龙麾下的人都是李自成的老相识。都熟悉的很,而且说句不客气的话,李自成这帮人的主力都是出自秦军之中,双方的战斗风格都很相似。

    这样的突然袭击别贺人龙缠住的可能性很大。

    “等等。”李自成忽然想到了什么?说道:“你知道贺人龙的儿子贺大明吗?”

    “记得,比他爹差远了,根本不值一提。”罗汝才说道。

    “贺大明死了,就是死在你女婿之手。”李自成说道:“而且杀贺大明的时候,还称是贺大明的爷爷。”

    罗汝才轻笑说道:“没有想到,凭之还能做出这样的事情。”不过罗汝才随即就想到李自成从来不做无用之事,他今日提起此事,定然是有事情落在张轩头上了,罗汝才眉头微微一皱,试探的问道:“李兄的意思是?”

    李自成没有正面回答,反而问道:“罗兄觉得,这些人谁为患最大?”

    罗汝才的目光在地图上犹疑,他的目光掠过一个又一个名字:傅宗龙,杨文岳,贺人龙,李国奇,虎大威。以及其他各路将官的名字。罗汝才最后将目光留在“贺人龙”这三个字上面,说道:“为患最大的,定是贺人龙。”

    “为何?”李自成说道。

    “李兄笑我?”罗汝才说道:“文臣督军不过尔尔,除非是卢象升,谁敢亲自上阵,临阵不过摇摇纸扇,能济何用?至于虎大威,不过一裨将之才,他只能控制他部下数千人,让他做为一员裨将冲锋陷阵,倒是一把好手,但是作为一军主将,却不合格的很。至于李国奇?虽然也算是宿将,但是贺人龙跋扈,作为贺人龙的副将,与贺人龙的下属有区别吗?李国奇部可以看作贺人龙部,李国奇不过是担一个虚名而已。”

    “不错,就是贺人龙,我打得就是贺人龙,如今时间紧急,打了别部,贺人龙还有胆逗留不去,或者据营死守,但如果打残了贺人龙,可使诸军丧胆。一战而定,不过,贺人龙可不好对付。”李自成说道。

    “那是自然。”罗汝才腹诽道:“贺人龙那么好对付,还是贺人龙吗?”

    “如果与贺人龙正面对决,虽然不是没有胜利的把握,但是如此一来你我两营,就要大伤元气了。所以对付贺人龙,就要用老手段。”李自成说道。

    “设伏。”罗汝才说道。

    “正是。”李自成说道。

    不知道多少官军猛将都死在这一招上了,曹文诏,汤九州,等等一连串名单。

    “贺人龙不是雏?怎么引贺人龙上勾啊?”罗汝才话音刚落,他立即明白了,说道:“你是要用张轩为饵?”

    “我就不信了,贺人龙看着他想当他爹的杀子仇人,在他眼前晃悠,他就没有一点想法。”李自成说道。

    罗汝才有一点不愿意,他不愿意让张轩涉险,但是现在他没有选择的余地。毕竟在生存面前什么都可以舍弃,再者安排好的话,这只饵也不会被贺人龙吃掉。

    “好。”罗汝才眼睛之中精光一闪,说道:“只是这饵如何安排?”

    不能安排的太显眼了,贺人龙一眼就会看出来,但是也不能安排的太隐秘了,贺人龙不知道,那又有什么用处啊?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