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书网 > 穿越历史 > 明末求生记 > 第五十五章 第一路援兵
    第五十五章      第一路援兵

    “父亲放心,有孩儿在,就一定能守住凤阳禁垣。”马銮说道。

    他或许没有理解马士英话中的意思,单纯的以为马士英期望他能守住凤阳城。

    “好。”马士英说道:“为父现在能依靠的人,也只有你了。”

    马士英将马銮打发走了。

    他心中暗暗揣摩道:“唯今之计,还是守住凤阳为上策。只要凤阳在手,即便皇陵失陷,想来陛下也不会苛责。为了守住凤阳请援,是第一等事情。”

    这一段时间张轩还立足未稳,内外消息还没有断绝,故而马士英立即写下不少奏折书信。

    第一封奏折,就是写给当今陛下的。

    只是写凤阳岌岌可危之势,请陛下速发援兵。

    不过马士英也知道,这一封奏折是表面文章,此刻朝廷手中所有的家当都在河南,在孙传庭的带领之下,与李自成准备一分高下的。陛下手中,再无一支可以调用的兵马了。

    但是不管怎么说,皇帝就是皇帝,这面子还是要给的。

    第二封,就是写给路振飞的。毕竟淮安是距离凤阳最近的重镇了。

    在明代的大部分时间,漕运总督都兼领凤阳总督,淮扬巡抚之类的官职。

    只是如今兵为战急,将这个差遣分开了,不过如此也可以看见,淮安与凤阳唇齿相依之态。

    且不少凤阳失陷之后的政治责任,路振飞恐怕也躲不过去。单单是凤阳一陷,淮扬首当其冲,这样的局面,就由不得路振飞不为凤阳方面出力。

    第三封,就是写给黄得功的。

    与上一次的内容几乎一样,不过语气之上哀切了一些。

    路振飞回到淮安之后,那是越想越气。

    在临淮临阵脱逃,让王心粹落到流寇手中,被腰斩。这一件事情简直是狠狠的给了路振飞一耳光。

    路振飞每每想起都有一种无地自容的感觉。

    觉得是平生的奇耻大辱。

    他第一件事情,就是上书请罪,然后整顿兵马,征调船只,准备水陆并进,救援凤阳城。

    只是路振飞也知道自己的麾下的实力,不好好整顿一下,这一去说不定就是肉包子打狗。

    特别是水师,近百艘船只,损失了不少,被贼人俘虏了不少,纵然路振飞这个漕运总督,家大业大,一时间也觉得有些手紧,毕竟他这个漕运总督,不能总是抽调船只去打仗啊。

    他还有正事,那就是保障漕运,再

    加上沈廷扬还从槽船之中,弄了不少船只,说要改成海船。

    一时间,路振飞居然抽调不出来多少船只来。

    更不要说水手了。

    上一次作战的水手,都是漕运上的水手,他们本不就是士卒,也没有什么勇气,他们早已被运河之上种种生财之道,给泡软了。

    一想到水师,路振飞忽然想起一个人来,那就是南安郑氏。

    不过,路振飞想起的并不是郑芝龙。

    因为郑芝龙是远水救不了近渴,毕竟郑芝龙的兵马都在福建,且不少郑芝龙愿不愿意为朝廷效力,路振飞当初与郑芝龙的关系就很淡,就是路振飞对郑芝龙的心思猜得很明白。

    他所想到的人,却是郑芝凤,也是郑氏五虎之一。不过现在已经改名为郑鸿逵。

    如果说路振飞看得出来,郑芝龙对朝廷是别有心思的话,也能看出郑鸿逵,心中与他哥哥所想的不一样,这也是他为什么从郑芝凤,改名为郑鸿逵的原因所在。

    这一段时间,郑鸿逵所部受朝廷调令,正好在长江之上,受南京兵部管辖,准确的来说,是在史阁部麾下。

    距离近,好调遣,路振飞与史可法,还有郑鸿逵都可以说是旧识。

    而且路振飞也知道,郑鸿逵不仅仅是一员水战大将,在陆战之上,也有一定的能力,他过来会大大缓解路振飞缺兵少将的窘境。

    一想到这里,路振飞立即给史可法写信。

    只是书信未干的时候,就有人来报,潞王求见。

    路振飞不由皱眉,他对这些藩王都没有什么好印象。不想接触,很多时候文臣与藩王相交过密的话,是文臣大忌,但是事情到了这个地步,路振飞责任所在,根本不能推托责任。

    “快请。”路振飞说道。

    不一会儿,潞王就到了。

    路振飞又看见潞王让他感到不是舒服的指甲。

    潞王的指甲很长,长到什么地步,每一个指甲都长得好像一个小匕首一样,修建的整整齐齐干干净净的,上面还散发着洁白的骨色光芒,好像是艺术品一样。

    不过指甲长成这个样子,潞王几乎不能做任何事情了,这么长的指甲脆弱之极,恐怕动作稍稍一猛,这些指甲就会自己断掉吧。

    不过,潞王本身就是富贵闲人,根本不需要做任何事情,他唯一的爱好,就是养指甲,平日都将指甲用竹筒护住。这一次来见路振飞,表示尊重才没有带竹筒。

    只是他不知道,路振飞对他的指甲依旧厌恶之极。

    在路振飞

    这种正直的读书人,看这种东西,能忍住不训斥,已经是路振飞修养好了。

    “如果我路家子弟敢如此,我非打断他的腿不可。”路振飞心中暗道。

    只是这位潞王姓朱,路振飞只能忍着。

    两人见礼之后,潞王说道:“路大人,小王听闻凤阳现在为贼人所围,不知道是否?”

    路振飞语气平淡,说道:“确有此事。不过殿下不用担心,凤阳乃中都所在,固若金汤,又是列祖列宗庇护,想来贼人定然攻之不下,用不了数日,就会转危为安了。”

    这些事情瞒不过去,大明官府从来是大筛子。即便路振飞不说,潞王还找不到几个给他通风报信的人吗?

    潞王说道:“这凤阳还是如此,孤觉得路大人,能不能派兵护送孤与几位贤侄去江南。”

    潞王本想说一些客气话,但是他从小到大,就没有跟人说过什么客气话,故而说了两句,就不知道该怎么说了,直接说出来目的所在。

    路振飞顿时皱眉了。

    派兵护送,他现在手中的兵都不够,哪里有兵护送他啊

    再者,路振飞一点也不想与这些藩王纠缠不轻。

    “殿下乃龙子凤孙,行止如何,下官又怎么能管得了啊。”路振飞说道:“须圣裁。只要殿下说动的陛下,路某人自然听令。”

    眼下之意,没有皇帝的旨意,不仅仅是潞王,就是其他几位王爷,也是那也不能去了。

    路振飞拎得很清楚,在临淮县那种危机关头,那是从权,但是淮安现在,却没有一点可以从权可能,必须皇帝发话,路振飞才会安排,否则这几个王爷,就在这里待着吧。

    路振飞将话说清楚了,也没有了说话的意思,端起了茶碗。

    端茶送客,这一点规矩潞王还是知道了,冷哼一声,一甩衣袖,差点将他好像艺术品一样的指甲给甩了下来。他连忙不敢乱动,伸出手来,立即太监将几个打磨精致的竹筒,将这指甲一一套上。

    路振飞将潞王送出滴水檐,说道:“殿下慢走。”

    潞王头也不回的离开了。

    路振飞刚刚回来,仆役又送来一封书信,正是马士英的书信,路振飞看了看,皱眉片刻,给了马士英回信,信中没有说别的,只是叮嘱马士英且做坚持,十日之后,也就是八月末,他定然出兵。

    只需他坚持这一段时间,就有援兵到达。

    处理了繁杂的事务,路振飞又陷入无数公文之中,兵要调,漕运要理,一些民政上的事务,他也需要一一安置好,才好出兵。

    。m.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