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书网 > 穿越历史 > 明末求生记 > 第三十七章 水战一
    第三十七章    水战一

    “辅臣好久不见。”张轩一见周辅臣,不由的说道。

    十几岁的年龄正是变化最大的年纪,张轩与周辅臣不过几月不见,就有一种孩子长大了感觉,周辅臣乍一看好像是蓄须了,实际看却是那些细细戎马而已,这几个月之来,几乎白手起家将水师拉扯起来,身上多了几分沉稳之色,少了几分孩子气的感觉。

    “拜见大人,大人也好久不见了。”周辅臣说道:“这一次大王派我来是有事情的。让大人你不惜一切代价,进攻凤阳城,让黄得功在寿州城之中待不住。”

    张轩一听就明白怎么回事了。苦笑说道:“我倒是想给马士英一个好看,只是眼前这一条河我就渡不过去。”

    “大人,叫我过来,不就是为了这个吗?”周辅臣说道:“大人请安坐北岸,看我如何江上破敌。”

    张轩说道:“那就看辅臣了。”

    “事不宜迟。”周辅臣说道:“今日就是破敌之时。”

    周辅臣等着一天,可以说等了很长时间了,自从张轩让周辅臣坐上水师这个冷板凳之后,周辅臣就无时无刻不想证明自己,而现在机会来了。

    上游大量船只到来,根本无法瞒过官军。

    就在张轩与周辅臣商议的时候,官军水师大营之中,也在商议对策。王心粹说道:“沈大人,今日贼人水师东来,就拜托沈大人了。”

    沈廷扬微微一笑,说道:“本官已经派人看过来,区区渔船根本不放在本官眼里,只是有一件事情,本官却要先说明才好。”

    “大人,请讲。”王心粹说道。

    王心粹是路振飞麾下一员武将,身份并不高,这一次过来,仅仅作为沈廷扬的副手,以及路振飞的代表而已,而沈廷扬的身份就不一般了。沈廷扬身上挂着太仆寺卿兼户部事。

    沈廷扬高升之路,非常具有戏剧性。他本是国子监一监生,因为家在崇明,熟悉海事,被推荐给崇祯,因为漕运受阻,故而派沈廷扬以海运带漕运,沈廷扬用一月的时间,就将粮食运到了北京,可谓神速,让崇祯大为感慨,言:“居官尽如沈廷扬,天下何难治!”

    洪承畴被困松山的时候,崇祯急命沈廷扬运粮到松山,也无失期。故而沈廷扬以国子监生,从中书舍人的位子之上,一路高升到了现在的位子之上。

    这一次并不是沈廷扬的本职,但不得不给路振飞面子。

    之前所言,大明北方最大的造船厂,不在别处,就在淮安,而淮安正是路振飞的治下。而这个船厂,虽然也造海船,但是生产最多的却是槽船。运河屡屡有失,京师乃至辽东对海运的依赖越来越大,故而沈廷扬最近被崇祯命令,在淮安主持,槽船改海的工程,一时间造出大量合用的海船,不大可能,故而想将运河之中的槽船改成海船来用。

    这一段时间沈廷扬都常驻淮安,不能不给地方上的大佬面子。

    而且路振飞手中之中也没有什么水战人才,不管怎么说沈廷扬也是满天下的乱跑,连辽东都敢闯,最少比运河之上这些运粮的漕兵强多了。

    “你也知道,本官有皇命在身,不可能再此久留。”沈廷扬说道:“陛下催得急,本官说不定什么时间就要出海。这里的事情,还必须你们自己来处理。”

    “末将明白。”王心粹说道:“路大人已经在召集船队了,大人只需顶上一阵子便是了。”

    “好。”沈廷扬说道:“你清楚就行了。既然贼人水师来了,我也不能坐视不理。今日就出战。“

    沈廷扬心中暗道:“剿灭这一伙贼人,也算是给路大人一个交代吧。”他固然知道,凤阳不容有失,但是他的本职工作,还是海运,如果凤阳保住了,他运粮却失期了,就得不偿失了。

    双方都下定决心,速战速决。不过中午时分,淮河之上,战鼓声阵阵,号角齐名,一场大战开始了。

    张轩与身边的各级将领在北岸寻了一个高处,等高望去。淮河也数百年不变的速度流过,风从东面徐徐的吃来,并不是多大,仅仅将船帆吹满而已。

    张轩暗道:“周辅臣据上游,顺水,官军据下游顺风,这一站到底谁占据优势,我却是说不清楚了。”

    在大明这一段时间,张轩也没有关注过水战,此刻临时抱佛脚,只能泛泛而论,更多的就看不明白了。不过片刻之间,双方船队也纷纷出场,张轩心中更是有一种不详的预感,无他,两方的船只差距太大了一些。

    周辅臣的船只,大多都是汝宁收集的,这些船只大多是货船,渔船,而且是在汝河之中活动货船渔船。先天之上体积受到了限制限制,之前没有感觉,是没有对比,此刻与沈廷扬的船只一比,简直是大人与小孩相比一样。

    沈廷扬所用的船只并不是海船,而是槽船,但是沈廷扬麾下的船只,都是精挑细选的船只,基本是这些槽船也是等着

    改为海船用的,被沈廷扬早就检查过好几次了。都是一等一的好船,否则经受不住海上的波浪。

    而且船只的出身也不同,沈廷扬的船只都是清江浦造船厂出品,也是官方名门,而周辅臣的杂牌小船,根本不知道是那个河沟里面造出来的,对于质量什么的,根本不能做太多的想法。

    张轩忽然看见,这一次官军的船只之上,没有挂“漕”字,而是挂着一面“沈”字旗,张轩就问道:“‘沈’乃何人?”

    一时间下面的人面面相觑一时间水也说不上来。

    张轩也知道这年头的消息流传的相当慢,故而叹息一声,也就不在深究了。

    就在张轩对周辅臣的船只感到担心的时候,双方将领也注意到了这一点。

    沈廷扬嘴角微微一勾,说道:“记住,等一会儿交战的时候,多用弓弩炮矢,不用跳帮夺船,他们那些船,我也看不上眼。”

    “是,大少爷。”一个老头笑道。

    沈廷扬家中世代跑海,否则他区区一个国子监监生,哪里有那个本事带着船队才海上来去自如,从来没有一次出世,世上纵容有天才,但是很多事情都必须要靠经验积累,比如航海。

    如果没有家中留下来的跑海的老手,沈廷扬根本做不到这一点。

    而这个世代的海商与海盗根本没有什么太大的区别,从某种意义上来说。路振飞将这一件事情交给沈廷扬来做,是的的确确没有找错人。

    沈廷扬家中跑海的老手,也是海战的老手,海战与水战虽然不同,但从某种意义上来说,还是有相通之处的。

    官军这边轻松写意,而周辅臣这边气氛就有一点沉重了。

    水战。战船为先。

    而周辅臣这边能与对面相比的大船,估计也就周辅臣本人的座船了,其余的,船舷都比对面低矮了不少,即便是双方接舷,义军所面对的也是好像是一堵城墙的船舷,占不了什么便宜。

    而船只小,吃水浅,所用能装载的火器就少,威力就轻,周辅臣除却少数几个大船装备火炮了,其余的都没有装备,不是没有跑,而是不敢装,恐怕将船底给震塌了。

    而周辅臣也看到了沈廷扬船上大大小小的炮眼科是着实不少。由不得这些水师士卒心中没有底气。周辅臣自己对这一战都没有多少信心了。

    不过,他万万不能表露出来。

    。m.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