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书网 > 穿越历史 > 明末求生记 > 第七十九章 在临颍
    第七十九章      在临颍

    还没有到临颍城下,远远的就有人来迎接,却是吴自兰在前,一个文官打扮的人跟在后面,见了张轩,立即跪在马下,说道:“下官等拜见张果毅。”

    “快快请起。”张轩翻身下马,将吴自兰搀扶起来。

    一来,张轩从来不习惯,别人对他动则磕头,故而,凡有人向他磕头。他必然要搀扶起来。二来,此刻的张轩想起当初临走的时候,给吴自兰下的套,心中也暗暗惭愧,觉得自己有一些小肚鸡肠。张轩在生死之中打了几个圈之后,心胸也开阔起来。

    对吴自兰说道:“怎么样?有人难为你吗?”

    吴自兰说道:“有大人做靠山,谁敢难为我,现在谁不知道大人是赫赫有名的张铁壁。当道列阵,阵坚如铁,连秦军都冲之不破。”

    “张铁壁。”张轩暗暗吐槽这个外号不好听,但是想来,没有称呼他什么一支虎,九条龙,一阵风等等外号,已经不错了。

    张轩与吴自兰一边说话一边携手进了临颍城。

    此刻正是乱世之中,闯营政权有明显的重武轻文,粱启隆已经成为李信的心腹,高升河南节度使。新来的这个县令更是在张轩面前没有一点存在感,张轩只记得他姓雷而已。其余都不记得了。

    张轩一进临颍城,就被城中的百姓夹道欢迎。

    不得不说,临颍人都将张轩当成了自己人。

    也是张轩自己说的,他与临颍张家是一张,后来迁到郑州去了。在古代看来,这是实实在在的临颍人。而且张轩在临颍一段时间,秋毫不犯,还拼命为百姓找吃的。

    百姓也记得他的好,再加上营中有不少临颍子弟兵。临颍百姓对张轩更是欢迎。

    吴自兰在县衙之中设宴,临颍百姓之中有头有脸的人物,都过来陪席,张轩也带着各级军官列坐。因为有酒,不过三五杯之后,这些军官耳昏脑热后,似乎也忘记了张轩在场,大声喧哗起来了。

    张轩匆匆吃了一条鱼,就没有心思再这里待了。

    张轩离开县衙大堂之后,走在熟悉的道路之上,一时间心中浮现连翩,忽然看见那个雷县令,一挥手让他过来。

    雷县令立即过来,行礼道:“拜见张将军。”

    张轩说道:“无须多礼,你怎么出来了。”

    雷县令赔笑说道:“堂中的诸位将军,不喜欢我。我也只好退席了。”

    张轩微微一想就明白了,他麾

    下那些军官,比如罗岱等人,对文官想到的鄙视,觉得就是一个账房而已,雷县令又是曹营的人,当然不被欢迎了。不过,张轩对此不太在意。

    毕竟张轩也没有在这里久留的意思,即便是张轩愿意。罗汝才也不会让他留下的。他无心插手地方事务,问道:“临颍最近如何?”

    雷县令立即打起精神来说道:“赖将军之后,临颍县乃是义军河南诸县第一。”

    “哦。”张轩来了兴趣,说道:“是吗?”

    雷县令立即将临颍的种种告诉了张轩。

    比如因为临颍县没有耽误春耕,还有张轩的有意督促之下,临颍春麦夏麦都丰收,供给了闯营不少粮食,粱启隆也是因为这个功劳被闯王看中,从一个县令高升到了河南节度使。虽然他这个河南节度使,所管辖的,也就半个开封府而已。治所就在许州。但已经是闯营几个文官之中比较出头的一个。

    张轩听得心中很是高兴。

    不管怎么说,他的所做所为,让更多人活了下来,哪怕自己没有受益,张轩也很高兴,问道:“城外各寨怎么样了?”

    张轩还记得,他在临颍的时候,所管理的也不过临颍城与临颍城外数里之地而已,其余的寨子根本不怎么理会张轩,最后还是破一寨立威之后,才让各寨臣服,但也仅仅是臣服而已。

    雷县令说道:“赖大人之计,已经解决了。”

    “哦。”张轩有些奇怪说道:“我出了什么主意?说来听听。”

    雷县令说道:“莫不是大人说城内设里,城外设保吗?下官与吴守备商议过后,与各寨商议,任命他们各寨寨主为保长,有为官府征收春秋两税。在柿园之役后,这些寨主都从了,前几日,就将秋税上报。岂不是全赖大人之计。”

    张轩还没有见识过这样的马屁。

    城内为里,城外为保。哪里是张轩提出的,而是河南各县,几乎都是这样,这位雷县令硬生生的要将功劳送到张轩头上。让张轩有几分苦笑不得。张轩不好意思接受,但直接点破,又有一点让这位雷县令太难堪一点,立即转化了话题,而且也说出自己心中隐藏很久的一个疑惑,说道:“柿园之役?可是前些时间闯王与孙传庭在郏县东那一战?可是为什么要叫柿园啊?”

    这是张轩想了很久也想不明白的。

    第一个不明白,是他记得柿园之役是孙传庭大败,但是哪里想到打得这么惊险,这一点他隐约有些明白,大抵时间长了,这些大战也只不过记个结果而已,不管其中

    如何惊险,只说孙传庭大败而已。

    第二个不明白,就是为什么叫柿园之役?

    当地从来不叫什么柿园。从李自成袭击牛成虎的地方,叫讲武场。别称纪氏台。而孙传庭伏击李自成地方,也不叫柿园,最后张轩挡住官军的地方,也不叫柿园,好像叫冢头。也不叫柿园。

    到底哪里来的柿园之战的说法。

    雷县令说道:“难怪大人不知道,这个说法也是刚刚出来的。似乎说冢头不好听,听说官军大败之后,粮草不继,采青柿充饥,故而称作柿园之战。”

    “莫名其妙。”张轩小声嘀咕说道。

    真是让人不能理解,张轩还是不大明白,为什么要称作柿园之战,嫌冢头不好听,叫郏县之战,也行啊,反正都在郏县境内打的。

    不过,张轩也没有多想,因为这对张轩来说已经不重要了。

    “既然今年收成不错。今天冬天能让城中不饿死人吗?”张轩说道。

    雷县令脸色一下子变得难看起来,说道:“不能。”

    张轩脚步一下子听了,说道:“为什么?”

    雷县令咬着牙说道:“将军明鉴,县里收成好。但是上面要得也多啊。为了支撑大军做战,县里的粮仓已经去了十之七八,剩下的粮食根本不够城中百姓过这个冬天,我已经在想办法了。但是下官实在是无法保证不饿死人。”

    张轩心中的轻松欢喜之情,瞬息消散的无影无踪了。

    大军行动,日耗千金,消耗的粮草更是一个天文数字。临颍这个情况恐怕也不是特例。张轩虽然知道这事情怪不得这位雷县令,但是忍不住迁怒道:“你能有什么办法?”

    “扑通”一声,雷县令跪倒在地面之上,说道:“下官已经命令所有人都在野外挖野菜,还有河里的鱼很大,下官一定想尽一切办法,不让县里饿死人。”

    张轩在战场之上打了好几个滚,他自己不觉得,其实他身上已经有一种威仪。故而一声怒喝,就将这雷县令吓倒了。

    “你去办事吧。”张轩收敛自己的脾气,挥手让雷县令走。雷县令如蒙大赦,立即走了。

    张轩这才叹息一声,一拳砸在土墙之上,咬着牙说道:“这狗日的世道。”

    一想起其他也是这个造成这个狗日世道的一部分,张轩就有一种深深的负罪感。

    此刻的河南,大抵没有一颗不带血粮食。

    .。m.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