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书网 > 穿越历史 > 明末求生记 > 第三十章 阴-门阵与阳门阵
    第三十章        阴-门阵与阳门阵

    开封城头上的火炮,一部分,是桑开新铸成的火炮,还有一部分,是历代遗留下来的老火炮。

    也不知道,几乎连续一天的鏖战,无数次的开炮,消耗了这些火炮最后一点耐久度。让这一门火炮再也支撑不住了。火药的压力冲破了炮身,将数百斤的钢铁硬生生冲击成无数的碎片。

    碎片毫不留情的向四周迸射出来,似乎不管刚刚他们是同一阵营,距离最近的炮手,几乎都死无全尸,只有大片大片的血迹,才能证明这些人曾经存在过了。

    在炸膛之声响起之后,城头所有火炮都为之一滞。

    太惨了。

    这种发生在眼前的悲剧,实在是太伤士气了。明朝火器或多或少都存在问题,这也是明朝纸面上存在最强大的火器部队,但是却从来没有发挥过什么威力的原因所在。

    任何一个人都不用操作不知道什么时候能要自己小命的武器。

    战死也就算了,但是死自己手,也太窝囊了。

    陈永福也是老将,对这个情况再明白不过了。一咬牙,跨在一门大炮之上,只感觉身下火炮的余温透过一层薄薄的衣物传递在大腿之上,陈永福带着几分疯狂的大喊,道:“开炮。继续开炮,忠臣不怕死,开炮,全部继续开炮,要炸膛先炸我。”

    陈永福心中有没有怕?

    他大半辈子都在军营之中厮混,哪里不知道这炸膛之事,从来没有的避免过了,上一个死无全尸的人就在身侧,他怎么能不怕?

    但是真正的勇者,不是什么都不怕,而是即便是害怕,即便是恐惧,但是该上还是要上的。

    在陈永福督促之下,火把点燃了火绳,“轰。”的一声,一阵热气从身下蒸腾而出,火炮开火了。

    这一门火炮开火之后,随即一门门火炮也开火,这些炮手见主将如此,不敢有丝毫的怠慢,但是发射的频率,难免降低一些。

    “大人。”一个炮手,说道:“贼人火炮厉害,可以用阴-门阵咒他们。”

    “对,阴-门阵。”

    这些炮手符合道。

    “好。”陈永福说道:“来人,派人将开封城之中的半掩门全部给我找来。”

    过了一会儿,不知道多少半掩门被压上城头,陈永福二话不说,让这些半掩门扒下下身的衣服,光溜溜的站在城墙之上,对着义军火炮阵地方向。

    “这是什么意思?”张轩看着有些莫名其妙。

    距

    离有一点远,不用打马赛克,张轩也看不清楚,他只能看见的大概轮廓而已。

    王大炮定睛一看,顿时大惊道:“大人,不好这是阴-门阵。”

    “什么是阴-门阵?”张轩有些奇怪的说道。

    王大炮说道:“这火炮是至阳之物,最怕是至阴之物,而女人的下面是最为阴晦之处,以此对这炮口,会让火炮炸膛的。”

    “这这这----”张轩瞠目结舌,不知道该怎么说了。他先是觉得好笑,随即又感到可悲,嘴角不住抽搐,似乎是想笑却笑不出来的感觉。

    张轩的感觉只是特例。

    城下的火炮在张轩没有命令的情况之下忽然停了下来。

    炸膛是所有炮手的噩梦。一听前面有至阴至毒的阴-门阵,他们纷纷不敢开炮了。

    所谓法不责众,张轩又不能将这些有一个算一个拉下去全杀了。如果再发射之中,出现什么炸膛之事,岂不是坐实了这威力无比的阴-门阵。

    “该如何破之。”张轩强忍着恼怒,他心中暗道:“如果这王大炮一二三来,我就将他杀了祭炮,说以人祭阵,能够破这个阵法。”

    王大炮似乎很高兴能为张轩出谋划策,说道:“听老人说,这破阴-门阵,非阳门阵不可?”

    “什么是阳门阵?”张轩问道。

    不过,片刻这阳门阵就摆出来了。

    周辅臣和张轩的亲兵之中,毕竟年轻的人都站在大炮侧前。周辅臣有些不好意思。说道:“这少我一个人不少吧。要不让我下来。”

    “不行,你难道不以身作则吗?”张轩说道。

    “什么阳门阵,简直是无稽之谈。”周辅臣抱怨说道:“还说什么非要童子最好,我早就不是童子了,他还让我站在这里。”

    张轩眼睛一瞄,只觉好生头疼。

    从火炮阵前一字排开,张轩的亲兵全部光着下身,竖着小弟弟,这就是所谓的阳门破阴-门是也。

    一种无法去除的荒诞之感,在张轩的心中徘徊。

    “我记得上学的时候,清朝以经血布用来破英军火炮,原来这一种传统源远流长啊。这样的事情如果传到我小学老师的耳朵里面,定然觉得没有教好我,带着这么多人集体耍流氓。”张轩心中默默吐槽,对周辅臣说道:“我当然知道,这事情不靠谱,但是你信不信,看他们信就行了。”

    “可是。”周辅臣有些委屈说道:“你为什么不以身作则?”

    火炮阵地之上,除却炮手之外,也就

    是张轩衣衫整齐。张轩冷笑一声,不屑于回到这个问题。

    有了所谓的阳门阵,炮手们就再次开始发炮了,不过这一战从早上打到下午,再加上天气炎热,故而每开一炮都要用水降温,火炮的频率也降低下来。

    就在双方火炮射击频率都降低下来,厮杀肉搏再次主导了战场。

    一桶桶的一窝蜂打了出去。

    这一窝蜂正是火箭,它们大都装在木头之中,箭尖朝外,下面有火绳相连,从桶底点燃火绳,无数火箭就一窝蜂的从桶里面喷射而出。

    城墙缺口之处,到处是这种火箭射击过的痕迹,密密麻麻的就好像是地面之上长了一层草一样。

    不过,这里说是缺口,其实高度并没有降低多少,不过城头上崩落了一大片而已。

    此刻,胡缺德正在大声呵斥道:“快,快,快。”

    这胡缺德正是张轩专门从闯营之中,专门讨过来的,对这样的技术人才,张轩可是很看重,不过闯营却不是很看重,也不知道是胡缺德之前炸开封城的时候,弄巧成拙。还是因为胡缺德是盗墓贼出身,人品又不是多好。

    不过,张轩就不信,这世界上有火药对付不了的城墙,没有炸开,只能说明分量不够。

    如果一千斤火药炸不开,那就两千斤,两千斤不行,那就三千斤,总之一直加量,总能炸开的。

    这就是张轩对闯营挖城攻城之法的修改。不再想办法挖偷城墙,挖城墙只有一个目的,就是为了往里面填充火药。

    只是张轩只是说说话,这胡缺德就要跑断腿了。

    一棺材火药从后面运上城下,就花了胡缺德老大的功夫。而且城头之上,虽然不知道这棺材之中装得是什么,但本着敌人想要,我就一定要阻止的原则。很多火炮火箭都向胡缺德一行人射来。

    要知道整整一棺材火药,如果见一点火星,就会轰然爆炸开来。可是让胡缺德捏了一把冷汗。

    终于胡缺德冲进刚刚挖出来的城墙洞之中,二话不说,开始固定好棺材,最后胡缺德,将半根蜡烛放在棺材里面的一脚,将火绳压缠在蜡烛一半的位置之上,缓缓的点燃,一边也掏了一个通气孔。

    这是一个定时装置。

    刚刚弄好之后,胡缺德就开始大声呼喝道:“快撤,快撤。”

    顿时在胡缺德的呼喝声下,在缺口下面的所有义军战士都开始撤退。不过一会儿功夫,本来密密麻麻的拥挤的城下,居然为之一空,只剩下一些毁坏的攻城器械,以及一片片没有熄灭的火焰。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手机版阅读网址:m.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