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书网 > 穿越历史 > 明末求生记 > 第二卷 一朝英雄拔剑起,又是苍生十年劫 第六十八章 救还是不救?
    第六十八章    救还是不救?

    许州之中,李信默默的看着南方。自从他接到急报,左良玉围郾城的时候,他立即做了安排。

    不过,他的安排也很少,第一,是通报闯王。只是通报而已,并没有什么建议,在他看来,不要说郾城了,就是他的许州也丢失了。也不如开封重要,如果开封能拿下来,根本不担心这里,如果不能拿下来,才要考虑是不是撤军回援的问题。

    第二就是通报各处义军把守的城池,让他们保持戒备。

    不是李信不想抽调各处人马,组织一支大军,救援郾城,而是根本不可能做到的。

    开封城以南,十数县,每一个县的守将都是李信安排的,他本着本乡守本土之意,想让这一片大地染上闯王之色,再论其他,他很清楚每一个县的守将其实是一个小军阀而已。而且战斗力并不高,如果守城,守本乡本土,还有一战之力,李信也得到信了,他选的裕州守将,守了三天,被左良玉攻破,攻破之后,屠城,举城上下,几无遗类。可见一斑。

    但是征调这些军队出城做战,且不说战力如何,李信并不觉得,他能调动这些人马。

    除却开封府外的大军之外,整个开封府以南,只有三处能战的义军。

    第一处,就是郾城何英之处,何英以宝丰子弟兵从闯王,征战半年,也打过一些硬仗。第二处,就是临颍张轩处。临颍张轩是李自成忌惮的人,李信知道李自成不是忌惮张轩,而是忌惮张轩与罗汝才的结合。 而张轩也给李信留下了深刻的印象,特别是路经临颍举城拥戴的样子,即便是有几分作假,但是能做出假来,也是能力的一种,其实李信很欣赏张轩。

    第三处,就是李信的部下了。是由他的弟弟李牟带领,骨干都是杞县子弟兵。现在的河南太乱,他这个节度使如果没有兵马在手,根本就是什么事情也做不了,故而他请兵闯王,闯王将李牟部派了出来,只是不足两千人,守许州尚且不足,更不要说敌左良玉了。

    不过,不管李信再欣赏张轩,该下手的时候,也要下手。因为是李自成交代的事情。

    李信做得第三件事情,就是给张轩写一封书信。他不指望张轩做什么,不过是惠而不费之事,置张轩于进退两难之地,他倒是很好奇,现在的张轩再做什么?

    张轩现在就进退两难。

    李信这封书信,张轩看起来就觉得可恶之极。冷哼一声,说道:“真是一篇好文章。”

    这封书信从各个方面指出了,友军危难,而坐视不离是罪大恶极,何英与他张轩唇亡齿寒,不能管怎么都不能不救,简直是义正言辞,掷地有声。但是为什么要求出兵的不是李信,而是张轩。

    张轩来回踱步,犹豫再三,他首先想到的是,如果置之不理的话,会怎么样?

    按理说,张轩是曹营下属,而李信是闯王的心腹。李信的命令来号令张轩,张轩即便不听从,也没有什么关系。但是从奉天倡义营的体系之中来说,李信是奉天倡义营文武大将军任命的河南节度使,而张轩是临颍守将。上下有别,李信似乎是张轩的顶头上司。他的命令似乎也要听从。这一团乱麻的,张轩为什么反对罗汝才成为奉天倡义营文武副将军的名号了。

    这一团乱麻,让下面的人无所适从。

    这方面不去提。再说从另外一边说,不从闯营与曹营扭到一起别扭的权力结构说,单单说张轩自己的利益出发。

    罗汝才左右摇摆,完全被李自成压制住。他要是咬着牙想打天下,张轩也就跟了,毕竟翁婿之亲,比不得别的,但是他自己就左右摇摆。或许罗汝才想明白了,要摆脱李自成独立一家。如此张轩也算松了一口气,但是也有另一种可能,他完全向李自成投诚了,张轩岂不是不上不下了?地位简直要尴尬死。故而张轩必须考虑自己与李自成关系,不能将李自成得罪死了。

    但是话又说回来了,这是张轩也要先活下去,才有以后。如果他死在这里了,他想再多,也不过是无用之功。

    张轩忽然明白,李信这一封书信,就是针对自己来的。因为李信知道张轩是一个聪明人,聪明人的缺点,就是想得太多,张轩是一个粗人,这一封书信,理都不会理一下。

    但是张轩想明白又怎么样,这背后的种种缘由,他能不去思考,不去权衡,不去考虑吗?

    不能,故而张轩双手背在后面,死死的捏着这一封书信,来回踱步。

    罗玉娇问他道:“怎么了?”

    张轩一时间想得脑门疼,他顺手将这一封书信递给了罗玉娇,说道:“李信命我南下救援何英?你觉得该怎么办?”

    罗玉娇一眼就看到李信所言,救也可,不救也可,不过,不救的话,张轩难免要被盖上,胆小懦弱,见死不救的名声。张轩还是不适应这个时代,他根本没有在意所谓的名声,有什么用处?

    在现代,所有人都将名声给看透了,东莞的小姐回家重新嫁人,从来不觉得有什么不好,大家嗤之以鼻孔,都觉得名声值不了多少钱。

    但是这个时代不同,义军乃至整个流寇,不拘于陕西,河南,还是两淮的,其实都是一个并不大的小圈子。某种意义之上,这就是罗汝才所言的江湖。这些头领虽然有所接触,但是常常天各一方,但是彼此接触之前,所有了解都基于一个人的名声。

    古人常言沽名钓誉,正是其中有利益在,才会有这样的举动。

    而罗玉娇最崇拜的人,就是罗汝才,罗汝才或许有这个不好,那个不好,但是江湖人的从来没有说罗汝才对不起朋友。而罗汝才与张献忠决裂的开始,也就是觉得张献忠坏了他的名声。

    名声一旦坏了,就必须用千百倍的努力去挽回,甚至还挽不回。没有一个好名声,被所有人鄙视,直接影响到张轩的势力扩大,没有人愿意和一个臭名昭著的人合作。即便有合作,也不过是尔虞我诈。

    但是罗玉娇不是寻常女子,她虽然没有亲身上过阵,但是与罗汝才经历过大小征战,不知道有多少,她岂能不知道这一战凶多吉少啊?名声再好,终究没有性命重要。只是她却不能为张轩做决断。

    “张郎做什么决定。”罗玉娇说道:“我都赞成,不管生死,我都会与张郎在一起。”

    张轩听了罗玉娇的话,心中豪气大震。暗道:“乱世之中,生死寻常事耳。而何英也算是义士,我如果一点事情也不做,我自己心中都过意不去。”

    “将军,所有人都来了。”秦猛说道。

    张轩说道:“好,我这就去。”张轩打发了秦猛之后,对罗玉娇说道:“无事,我绝对不会死的,你也不用想什么同生共死。”微微一吻,吻到罗玉娇的额头之上,说道:“在这里好好的等我回来。”

    罗玉娇微笑的点头,看着张轩的背影转出县衙,一把捂住了嘴,双眼泪流。

    她忽然想起了小时候,她才四五岁的时候,问母亲,道:“造反,那么危险,我们为什么不能好好的待在罗家寨之中?”

    “因为,你爹是一个大丈夫。”母亲说道。

    “那你为什么不劝劝他,我们不去外面,我们就在罗家寨之中。”她说道。

    “玉娇,你记住,男子汉大丈夫,注定要顶天立地,即便顶天立地要掉脑袋。作为女人是万万不能劝他屈膝的。因为那与死了没有什么区别了。”母亲说道。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