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书网 > 科幻灵异 > 纽约超级警猫 > 第092章 聪明反背聪明误
    克力夫越讲越激动,布鲁塞尔却抬头打断了他:“这说法肯定是行不通的,硬要把他们的死归咎为互相残杀,实在是太牵强了,警察是不会相信的,那些侦探是特别厉害的!”

    “有什么牵强的,他们能看出来吗……刀子上不是有那个女人薇薇安的指纹吗?”

    “只要我们把现场收拾得干净整洁点儿,不留下任何证据,到时候警察找不到其他的线索了,他们还能不相信吗?”

    克力夫说完,首先走到卧室里去清理自己的指纹,他找到了一卷手纸,把他可能沾到指纹的地方通通都用手纸擦了一遍。

    但克力夫一直没法专心下来,总觉得有什么地方怪怪的,但用心思去想又说不上来到底是因为什么?

    他放下正在擦门框上的手纸,为了保险起见,他还是决定再到客厅里去看看。

    克力夫刚刚走到卧室门口,就看见在客厅里的布鲁塞尔用后背对着他,鬼鬼祟祟低着头不知道在干些什么?

    克力夫突然问:“你干嘛呢?”

    布鲁塞尔被克力夫这么突然一问吓坏了,手里拿着的手机“啪嗒”一声就掉到了地上。

    他慌慌张张地捡起了手机,支支吾吾地说:“我……我看看时间几点了?”

    克力夫抿了抿嘴唇,脸上并没有显示出来任何声色,心里却开始戒备起他来,他偷偷摸摸的是不是要报警啊?

    事到如今,布鲁塞尔也是万万不能留了,只有死人,才能保住密秘。

    克力夫眯起眼睛,盘算着一会儿趁布鲁塞尔不注意的时候就下手杀了他。

    “这些一次性杯子也要处理掉,上面留有我们的唾液和指纹。”

    克力夫把纸杯子捏扁了,随手扔进了垃圾桶;布鲁塞尔拿着杯子和纸巾,朝饮水机角落的位置走去!

    克力夫见他的背正对着自己蹲在饮水机前面,用纸巾擦拭上面可能留下的指纹,他悄悄地靠近布鲁塞尔,同时缓缓抽出藏在衣服兜里的刀子。

    就在他即将捅上布鲁塞尔后背去的那一刻,他突然转过身来面对着克力夫,并且敏捷地侧身躲过了他刺过来的那一刀。

    克力夫不肯罢休,再一次凶狠地朝布鲁塞尔的身体上刺去。

    只是不知道为什么,克力夫突然脚下一软,整个人重心不稳的向前面有点儿向不倒翁似的晃悠了一下,手中的刀子瞬间就被布鲁塞尔给夺了过去。

    紧接着,克力夫感觉自己的腹部一阵火辣辣的疼痛……

    他低头一看,原来是布鲁塞尔将整把刀子都插进了他的身体里面来了,而他却连一点儿挣扎的力气都失去了。

    当布鲁塞尔讲到这里的时候,抬起头来看了一眼儿坐在他前面审的两个人和一只大橘猫。

    大橘猫坐在审讯室的桌子上,身上穿着警服,带的标志性警徽和副警长的肩章,猫腿上还带了一只苹果表,显得十分威武霸气和炫酷。

    布丁去饮水机里面给他接了一杯温水:“喝一口,接着讲!”

    布鲁塞尔一口喝光了布丁给他接的水,又讲了下去:“当克力夫要薇薇安往死去的吉姆身上捅刀子时,我就觉得很不对劲儿了。”

    “后来他甚至还要我们一起参与跟他分尸,当时我有些害怕,一直想找机会逃跑,可是没有过多久,薇薇安就因为想逃跑而被克力夫勒死了。”

    布鲁塞尔半低着头,仿佛陷入了深深痛苦的回忆之中了。

    探长丁丁看着布鲁塞尔,示意他继续说下去。

    “他杀死了薇薇安之后,我就知道他的下一个目标就是我了……

    “果然,没过多久,他就故意叫我去处理饮水机上他接水时留下的的指纹。”

    “幸好我丝毫也没有对他放松任何警惕,我虽然后背对着他时,才能及时听到他扑过来的脚步声,从而躲过了他刺过来的刀子。”

    “那你是怎么把他手中的匕首抢走的?”丁丁问。

    布鲁塞尔的语气颇有些得意:“他中毒了,我之前一直在拖延时间,就是为了等待他体内药效发作的那个时刻。”

    机器人布丁问:“你是什么时候给他下的毒?”

    布鲁塞尔:“不是我,是薇薇安,那时为了避免引起别人和警察的怀疑,薇薇安并没有把药下在饭菜中,而是偷偷丢进了饮水机里。”

    “吉姆死后,我因为太紧张了,所以忘记了把这个细节告诉克力夫。”

    这时布鲁塞尔扬起嘴角,勾勒出一个特别幸灾乐祸的表情:“他让我喝水的时候,我还以为他是想逼我自杀……

    “我没想到,他根本就不知道水里有毒,反倒把自己给毒死了……”

    布鲁塞尔坦白自己在杀死克力夫后,把他装进一个旅行袋中,然后趁着夜色,带到附近的野地里埋上了。

    下午,布鲁塞尔就带着卡尔他们把克力夫的尸体给挖了出来。

    布鲁塞尔又说,他一开始同意与克力夫合作,也是迫于无奈。

    原本以为他和自己一样,只是为了钱财,却没想到自己遇到的竟然是个变态杀人犯。

    盯着布鲁塞尔那副丑陋的嘴脸,丁丁冷着一张严肃的脸没有再说话。

    …………

    这起令人匪夷所思的杀人案,最终以布鲁塞尔的故意杀人罪被判终身监禁而勉强收场。

    法院宣判的那天,吉姆的亲生女儿12岁的莎拉,在姨妈的陪同下出现在旁听席中,负责这个案件的探长丁丁和卡尔也都在。

    小女生莎拉半低着头,面无表情。

    她知道,大家都对父母双亡的自己都给予了同情的目光。

    可是,有谁知道……她的爸爸妈妈,早在几年前就已经去世了。

    不仅仅薇薇安是她的后妈,就连吉姆都和她没有任何血缘关系。

    吉姆只是她妈妈的第二任丈夫。

    她的亲生爸爸多年前死于癌症,妈妈在两年前死于一场交通事故。

    妈妈死后,留下了一大笔保险金,而这份保单,是吉姆替她买下的,并且吉姆用这笔钱,度过了公司资金链断裂的危险期……

    …………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