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书网 > 玄幻奇幻 > 名门公敌②:傅先生,离婚请签字! > 陆津楠的鬼迷心窍
    “嗯”白晓年迷迷糊糊应了一声。

    陆津楠得寸进尺翻身覆在白晓年身上,大手从她睡裙下摆探了进去,把白晓年的裙摆推高,呼吸乱的一塌糊涂。

    然后,白晓年半梦半醒就被套路了。

    先是抱抱,然后就是那种蹭蹭不进去的老套路,白晓年身体软的和面条一样,大概是心里卸下了负担只想好好休息,好不容易提起力气推了陆津楠几下,可陆津楠好像还越来越得劲儿了。

    那一晚,受了伤的陆津楠很温柔,也很克制,努力的按照之前白晓年说的讨好白晓年,好像还颇见成效。

    第二天一大早,累极了的白晓年隐约睁开眼,看到自己面前放大的俊颜,眼皮又再一次合上,脑子转了起来可眼皮却实在抬不起来。

    睡在她身边的是陆津楠吗好像真的是陆津楠。

    她好像昨晚被陆津楠占便宜了,又好像是个梦

    毕竟这是陆津楠啊,陆津楠在情事这方面一向比较简单粗暴,哪里会像梦里那样温柔,让她那么舒服。

    算了,先睡吧,一会儿起来再问他吧挣扎了半天没有能够睁开双眼的白晓年又睡了过去。

    陆津楠醒来后没有打扰白晓年轻手轻脚从床上起来,打算给白晓年准备一些吃的。

    他让助理送了什衣服和隔壁公寓的钥匙过来,拉开冰箱才发现白晓年的冰箱里都是水和方便食品,连个牛奶鸡蛋都没有。

    还好,陆津楠有搬到白晓年家隔壁的打算,所以陆津楠要求每一次家政阿姨来打扫卫生,都要带新鲜的蔬菜水果过来把之前旧的替换掉,以防他住进来。

    陆津楠穿着拖鞋拿了隔壁公寓的钥匙,开门进去,打开冰箱陆津楠的脸色都变了。

    大概是家政阿姨见陆津楠这边儿总是没有人来住,所以存了侥幸心理,收了钱可陆津楠的冰箱里却是空空如也。

    陆津楠紧抿这薄唇关上冰箱门,给助理打了一个电话,让处理一下这件事儿“拿人钱就要替人办事,哪有只收钱不办事的道理,好好教教她”

    陆津楠的助理明白陆津楠这话的意思连连点头,称知道了。

    没办法,陆津楠只得去了一趟超市买了新鲜的水果蔬菜回来,刚打开门就听到有人唤他。

    “津楠”

    那带着轻颤的女声有几分不可置信,还有试探的意思。

    陆津楠回头,只见一个画着精致妆容的女性不可思议望着陆津楠,涂着裸色指甲油的纤细小手抬起掩着唇瓣,几不可察的颤抖着,泪水大滴大滴向下掉。

    那位女性里面穿着一条红色的连衣裙,高跟鞋,黑色毛呢大衣,长发披肩,知性又美丽,纤瘦高挑,仿佛从画报里走出来的知性女郎。

    她声音哽咽的厉害“刚刚才我在车里看到,看到你在打车我以为我以为我看错了”

    陆津楠看到眼前的女性似乎也半晌反应不过来,愣在那里。

    知性女郎仿佛说不下去,她丢下自己手中的手包扑进陆津楠的怀里“阿楠你去哪儿了我去家里找了你可我找不到,我怎么都找不到他们说你买了老房子永远都不会回来了”

    陆津楠几乎傻在了那里,往事像过电影一样在他脑子里蹿腾,撞得陆津楠头皮直发麻。

    “喂麻烦不要一大早在别人家门口上演这种别后重逢的戏码好吗陆先生你们家在隔壁走错门了”

    白晓年冷漠又冷淡的声音传来,陆津楠扣住缠着他窄腰的双臂把她扯离自己的胸膛“洪小姐,自重”

    被陆津楠称作洪小姐的姑娘视线已转看向屋内,看到穿着睡衣的白晓年

    白晓年才刚醒来,还没来得及去洗手间,所以也没注意到自己颈脖和胸前全都是被陆津楠昨晚种下的草莓。

    此时,穿着睡裙的白晓年朝着门口走来,那位洪小姐一看还有什么不清楚的

    白晓年随手从门口抓过一件卫衣套上,看到陆津楠手上拿着自己家门的钥匙,伸手拿了过来

    陆津楠对白晓年开口“这是我以前邻居,已经没有什么”

    “碰”

    陆津楠话都没说完,白晓年就直接把门关上。

    气呼呼的白晓年冷着一张脸,随手把钥匙丢在鞋柜上,用皮筋把长发扎起来,抬脚朝着浴室走去

    她皱眉垂着眸子,掬了一捧水往脸上拍了拍之后,抬头看向镜子里的自己,一怔。

    她脖子上是什么

    白晓年脱下卫衣外套,脖子上和吊带前全都是吻痕。

    昨晚,白晓年还以为自己做了什么春梦,梦见自己被陆津楠给套路了,那个混蛋先说抱抱,后来又要裸一抱,再后来就是亲亲摸摸,最后就是那种蹭蹭不进去的套路。

    她在梦里还吐槽陆津楠也玩儿起了这种老套路,不过最后其他方面的技巧有待提升,总体来说在梦里白晓年被伺候的还是很舒服的

    难不成还是真的

    白晓年的脸垮下来,想到刚才在门外那位美艳的女士和陆津楠抱在一起说不出来和谐的画面,莫名心里燥的厉害。

    暴脾气的白晓年拿过毛巾擦了把脸,直接把毛巾摔在了洗脸池里,脸色十分难看。

    想到刚才陆津楠称呼那位女士洪小姐,白晓年的脸色就越发难看了,洪小姐邻居,青梅竹马是吗

    白晓年从陆津楠父亲那里听说过这位洪小姐,陆津楠当年杀人就是因为她

    用陆津楠父亲的话来说,洪锦芸对陆津楠来说比他的命还要重要,是陆津楠的鬼迷心窍。

    白晓年莫名眼眶泛红,她双手撑在吸收台上,背对镜子

    这有什么所谓,也挺好的,这个洪锦芸重新出现在陆津楠的生活里,陆津楠应该就愿意和她离婚了吧

    以后她走她的独木桥,他走他的阳关道,皆大欢喜,应该吃个蛋糕冰激淋什么的庆祝一下才对

    这么想,可白晓年真的高兴不起来。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